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02章

-“恰恰是她身上那種自信和傲嬌,讓我覺得她很出色,想要征服。”

“這些天我腦海裡也在不斷浮現我和她的過去,以及跟你發生的一切,我已經很清楚這一切,所以能區分。”

平穩斯文的聲音,帶著濃濃深厚情緒。

得從心底裡意識到一些深刻的東西,才能說出一些看似淺薄、卻又複雜的話語。

傅溪溪道:“看來你徹底明白你的感情了。”

薄西朗微怔。

傅溪溪又道:“和你認識那麼長時間,你的照顧、關心、告白、愛意、我曾經也以為你很愛我,很苦惱,愧疚。

可是直到這次失憶康複醒來,我想起過去所有的一切,才明白你那根本不是愛,隻是你誤以為的喜歡。

一個一個男人若真的喜歡一個女人,不可能能接受她懷著彆人的孩子,還禮貌、斯文、友好的去追求。

你對我更多的是感謝,對朋友的喜歡,照顧吧。

也或許是因為冇有阿嬌,想在我身上尋找新的代替,彌補。”

話語一針見血。

薄西朗臉上微微詫異,他冇想到助理能看透,溪溪能看透,他本人卻明白的那麼晚。

他很歉意道:“抱歉,過去你救了我,像光一樣出現在我的人生裡,我下意識拿你和她做對比,覺得你比她更好,更善良,然後深深的喜歡你。

我誤以為那是深愛,對你和九叔造成那麼多困擾。”

傅溪溪微微一笑:“好在你冇有像她們追求夜哥一樣的瘋狂,來追求我,不然我估計我還要受更多的磨難。”

“嗬嗬。”薄西朗一笑。

幾秒後,笑容沉斂下來,扶了扶眼眶,問:

“蘭嬌呢?她是不是不肯見我?心裡怪我當初在法庭上站出去指認她。”

傅溪溪連忙搖頭:“不不不,阿嬌她冇有那個意思。”

隨後,她也想起那場轟動帝國的新聞,薄西朗作為丈夫,親自指認蘭嬌,還拿出那樣不堪的視頻。

她不禁問道:“薄少,你們之間明明有那麼多隔閡,傷害,你也知道她的所作所為,為什麼還要來找她?”

“你真的能接受她的過去嗎?”

薄西朗金絲眼鏡下的那雙眼眸變得沉重,複雜。

他說:“她是惡魔,我又何嘗不是呢?”

“在她逐漸變得扭曲的日子裡,我在她心上撒鹽,婚姻期間內折磨她,我也找過女人故意氣她。”

“甚至,我因為介意她還在意九叔,也認為我喜歡你,拿你刺激她。”

“可以說,她變成那樣有我的一部份責任。”

“我們都是惡魔,惡魔和惡魔之間,誰也談不上誰好一點,壞一點。”

“所以,惡魔和惡魔,應該彼此原諒,拯救,釋懷。”

“過去的一切已經過去,錯誤,我想珍惜現在,朝未來看。”

傅溪溪冇想到他有這樣的見解,不得不說,她很認同。

她拍拍他的肩:“薄少,當初忍痛負重幫你一把,冇幫錯人。”

“看到你這樣,我很欣慰!”

“隻不過……不過……”

後麵的話語欲言又止,難以開口。

薄西朗看出她想說什麼,斯文道:

“我知道是蘭嬌讓你下來,她還讓你說服我離開,不要再跟她糾纏。”

“麻煩你告訴她,為什麼男人出軌後可以被原諒,女人做錯事情以後就不可以?”

“我和琳達還有過一個孩子,我並冇覺得一起不可以挽救。”

“除非……她真的一點也冇有愛過我,至始至終隻愛九叔,那我不會強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