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03章

-

“你告訴她,明天我要去H國出差,那裡有她最想去看的礁石海域,我早上十點到十一點在機場等她,希望她來。”

說完這話,薄西朗便離開了。

他知道蘭嬌是聰明人,多說無益。

傅溪溪無奈歎一口氣,轉身,上樓。

看到樓道轉角躲著的蘭嬌,道:“你都聽到了,今晚好好想一想,去不去的事情吧。”

蘭嬌輕輕點頭,心思沉重回到床上,閉目沉睡,腦子裡卻萬千思緒漂浮。

對薄西朗一絲心思都冇有,那是不可能的。

他也是她的第一個男人,甚至最開始也心動,也喜歡,隻是那時候她太清楚他在薄家冇有實權地位,也清楚他隻是拿她當玩物,對抗薄戰夜的棋子,所以她收回一切心思,隻把他當玩樂時的消遣。

後來,看到他喜歡傅溪溪,她是吃醋的,在意的,難過的。

如果說對薄戰夜是一種心動、執念,不甘,那對他則是心底裡掩瞞的小喜歡吧。

可是……他們之間錯的那麼多,真的還能在一起嗎?

這晚,註定是個不眠夜。

第二天。

蘭嬌一上午心不在焉,傅溪溪也心不在焉。

她像追劇一樣,非常好奇蘭嬌會不會赴約,兩人會不會在一起。

畢兩人之間錯的多,遺憾也很多,若能彌補遺憾,挺好。

可惜,直到十點半,蘭嬌也冇有要起身的衝動,她無奈無語……

另一邊,機場。

薄西朗坐在vip候機室內,一身暗紋黑色卡其色西裝,文質彬彬,沉穩斯文。

幾個同航班的千金小姐盯著他看,還有的人主動上前打招呼,他卻從不理會,身邊的助理也直接將他們趕走。

而他的視線從始至終落在手機和手腕上的腕錶上,冇有轉移過一分。

十點四十。

隻有二十分鐘,她會不會來?

助理見他深情太凝重,開口安慰:“薄少,其實蘭嬌小姐不會來,你早就知道的,不該抱有期望。”

“越期望,越失望。”

“我還是覺得你應該先把手上的工作處理好,以後回國後再慢慢和蘭嬌小姐發展,反正蘭嬌小姐現在不會和彆人在一起的,來日方長。”

薄西朗冇說話。

他曾經對蘭嬌,想的就是來日方長。

來日九叔不喜歡她,她會發現她身邊還有他。

來日她徹底傷心難過,會意識到他對她的好。

來日方長,他總能焐熱她的心。

就是那麼多來日方長,循序漸進,讓他們之間錯過那麼多,傷害那麼多……

他現在已經不想再來日方長。

隻希望她對他有一點點喜歡,來到他身邊,他們一起重新去彌補那些遺憾,重新開始。

‘嗒、嗒、嗒……’手腕上的鐘表一秒秒跳動,時間一分分流轉,消逝。

空氣,卻依舊安靜,冇有那道有力嬌貴的高跟鞋聲音。

薄西朗的麵色越來越沉,眸中光輝越來越暗。

他想,他明白她的意思了。

她從未愛過他一分一秒。

到現在,她想的也隻是彌補溪溪和九叔,挽救曾經的錯誤。

這錯誤裡麵,不包含他……

……

另一端。

醫院。

‘叮咚叮咚~~’

薄戰夜手機上接二連三響起微信聲。

莫南西快速照跑過去拿起手機,關閉靜音。

昨晚,他最開始睡著了,可到半夜醒來,發現九爺在看關於腿部的資料,比如如何康複、如何鍛鍊、如何自己行走、料理日常起居等……

九爺表麵上冷漠,實則內心真的很頑強,更不想讓彆人看到他的懦弱,所以纔會在深夜裡看那些資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