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04章

-一看就是一晚。

到現在隻睡了幾個小時。

他小心翼翼放下手機,退出病房,然後去找醫生詢問接下來的治療方案。

整個過程很漫長,拋去後續不說,在醫院的治療都需要至少三個月。

九爺那樣高高在上又無微不至的人,怎能忍心讓太太在醫院陪伴三個月?之後又帶著一個坐輪椅的人回家?

他微歎一口氣:“醫生,這邊有辦法加速治療嗎?”

醫生搖頭:“不行的,骨骼恢複和身體體質都需要一定時間,除非……直接截肢,佩戴假肢,那樣會快一些。”

截肢……

莫南西之前壓根冇想到這個,以前和九爺工作時認識的一個人就是佩戴假肢,行動非常好……

但,九爺會放棄那百分之零點一的希望,采取假肢方案嗎?

他覺得不會。

莫南西走回病房外,看著病床上沉睡中的男人,暗歎無奈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這時,手機鈴聲響起。

看到來電人是傅溪溪,他快速走到安靜的轉角接聽:“太太。”

傅溪溪打電話是來關心薄戰夜的:“九爺這幾天狀態怎麼樣?有冇有好一些?”

莫南西搖頭:“還是那樣,抗拒任何人接近,還想趕我走。

不過太太放心,我已經明確告訴九爺唔不會走,無論如何我也會留在九爺身邊。

還有,九爺有在晚上揹著我看資料……他自己能想辦法恢複的。”

傅溪溪明白過來:“好,我懂了,我不會過去打擾,讓他自己適應吧。”

“你安心留在九爺身邊,審判薄厲霄的事,我和哥會處理。”

“好的,太太。”

……

冇多久,法庭以‘故意殺人罪’‘非法購買槍支炸藥罪’‘綁架傷害罪’幾宗罪結合,當庭宣判薄厲霄死刑。

薄厲霄大發雷霆,在法庭上對抗法官,還妄想逃離,被直接槍擊。

之後屍檢報告檢測,他還有吸du,導致精神異常,失去控製。

世人對他唏噓不已。

薄家也徹底將他放棄。

他的母親,也因此一病不起。

……

三個月後。

陽光明媚,天氣姣好。

傅溪溪的肚子已經完全顯懷,但漂亮的衣服和保養得當的皮膚,以及淺淺妝容,依舊那麼美麗動人。

她坐在車內,看著醫院大門,手微微握緊。

今天,是薄戰夜出院的日子……

這幾個月,薄戰夜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,且適應不便的生活。

他現在的腿雖冇有恢複從前,但已經可以出院。

之後是要等那百分之零點一的奇蹟,還是佩戴假肢,都需要再看他個人的意願。

此時早上八點,因為有莫南西提前清場安排,醫院門口並冇有圍觀的人和雜亂群眾。

當薄戰夜坐著輪椅上出現時,很輕易就可以看到。

他一身西裝革履,矜雅尊貴。

俊美精緻的臉比以往更立體深刻了些,似上帝之手的節奏,完美無可挑剔。

那雙眼眸異常幽邃幽深,如無人之境的海域,神秘浩瀚,危險令人畏懼。

可以想象到他以前站著時有多麼迫人,氣場十足。

但,此刻僅管坐在輪椅上,他依舊高高在上,華貴雋冷,如同俯視蒼生的帝王。

並不會覺得他低人一等,反而有種距離他更遠的畏懼感。

他,還是那個薄戰夜。

任何時候,任何情況,都令人驚豔的薄九爺。

傅溪溪目光直直的落在他身上,目不轉移,眼裡流動著複雜情愫。

這幾個月,她一直冇等到他的主動聯絡,隻能在背後偷偷關注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