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05章

-

她知道他的倔強,知道他的心酸,知道他這幾個月是怎麼度過的。

現在,終於要見麵了……

她深吸一口氣,擦掉眼角的酸澀,打開車門下車,站在車邊對他微微一笑:

“夜哥。”

這一聲,是三個月以來她第一次叫他,也是三個月來他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。

還是那麼甜軟,清靈。

薄戰夜深邃視線抬眸望去,她漂亮明豔的身姿便落入他眼瞳。

一條微微寬鬆的白粉色過膝裙美麗大方,嬌嫩可人。

衣服上的金線銀絲又帶著嬌貴,獨特。

她的肚子隆起,清晰可見,但白到發光的皮膚和精緻臉蛋兒,以及那清純的孩子氣,看起來還是像一個少女。

比起以前,似乎更惹眼奪目,漂亮不可方物。

他狹長眼眸眯了眯,深邃波瀾。

身後莫南西推著他靠近,他看著距離越來越近,她的小臉兒越來越清晰,到這一刻才發現,他還是無法不動於衷。

僅管、僅管做好萬千心理準備……

“夜哥。”傅溪溪卻在他靠近的那一刻,異常開心,揚起燦爛笑臉就彎身投入他懷抱,抱住他:

“我們夜哥還是和以前一樣帥!一樣迷倒萬千少女!”

“我想你了……”

小女人的聲音很軟,身子很嬌,淡淡的自然馨香舒服好聞。

薄戰夜心絃微動,冰涼身軀被溫暖包裹,他俊美深邃容顏僵硬。

然後,情不自禁抬手,指骨分明的大手落在她背上,輕輕安慰:

“上車吧。”

傅溪溪快速鬆開他,在他臉上一親:“好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她瘋了不成?

什麼時候膽子大到大街上都敢親她?

傅溪溪看著莫南西照顧薄戰夜上車,直到她坐上車,車子開始行駛後,他的目光還是那麼諱莫而又意外。

她又拉住他的手,湊過去親了親。

這是輛私定房車,車裡有莫南西。

這次,薄戰夜有些不淡定,視線掃向傅溪溪:“你做什麼?”

傅溪溪:“不做什麼啊,就是幾個月冇看到你,覺得你又帥又好看,忍不住想親。”

“你長這麼好看,又是我老公,不就是給我親的嗎?”

薄戰夜薄唇微抿,竟是無言:“……”

“三個月冇見,學的這麼油嘴滑舌。”

冷,嫌棄。

但那語氣裡哪兒有真正嫌棄的意思?

傅溪溪笑了笑,小手拉著他大手:“明明是真心話。”

話說著,她突然臉色一喜,拉著他的手放到肚子上:“夜哥夜哥,寶寶又動了。”

“他們肯定是喜歡爹地的聲音,歡迎爹地回家,才興奮的手舞足蹈的。”

“你快細細感受。”

薄戰夜對於她的突然變化有些意外,還冇反應過來,就感覺到手心之下一片溫暖。

然後——有一拱一拱的東西拱著他的手心,起起伏伏。

是小生命在頑皮。

這種感覺異常微妙,神奇。

太讓人意外,喜歡。

一瞬間,薄戰夜的心軟化成春水,所有的情緒也都跟著冷靜下來,變得異常祥和,寧靜。

傅溪溪說:“怎麼樣?有冇有感覺到他們在叫爹地?

他們超級可愛活潑,經常向我問好,還有一個月左右,就出生了。”

一個月左右。

時間竟然過的這麼快。

薄戰夜感覺這八個月很漫長,發生很多事情,又似乎是彈指一揮間。

他嘴角微微一勾,柔聲問:“有冇有約好孕檢和生產醫院?”

傅溪溪搖頭:“冇有,等你啊~~”

“小寶貝的事情肯定要你這個做爹地的參與,不然你真以為爹地那麼好做?脫脫褲子、扣扣皮帶就可以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