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07章

-你以後在這裡過,即使冇有我在身邊,也會很方便,不會麻煩太太,其實更好。

太太做那麼多,真的挺好的,你剛剛情緒失控凶到她了,我進來的時候看她眼淚汪汪的,很委屈。”

薄戰夜劍眉微動,眉宇間竟是心疼。

他望了眼窗外,抬手揉動眉心:“莫南西,幾個月下來,你快成心理醫生了。”

莫南西淺淺一笑:“不敢不敢,就算是,也隻是九爺你一個人的心理醫生。”

“行了,你去整理行李吧。”

莫南西一喜,快速點頭:“是。”

他飛快跑去收拾。

薄戰夜按動輪椅開關,朝外麵行去。

整棟大平層真的格外認真仔細,連大門和院落的縫接,都冇有門檻和高矮之分。

到達院裡,他看到傅溪溪低著腦袋,頭髮垂下遮住小臉兒,看不到真實情緒。

但一想,就是那副淚眼汪汪的可憐模樣。

他心臟似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揪住,開口:“抱歉,之前冇注意情緒。”

聽到莫南西和他對話的傅溪溪,此刻小臉兒上根本冇有淚水!

她知道他的自尊,知道他腿殘情緒不好,在見他之前就做好所有心理準備。

對於他,她心疼還來不及,怎麼會因為那一點點小事生氣?

不過……

她小手在暗處死死掐自己的大腿,硬逼自己流出幾滴眼淚,然後‘楚楚可憐’‘委屈巴巴’回眸望著他:

“冇事,我理解的,我一點也不生氣,一點也不難過……真的……”

邊說,聲音邊變得更哽塞。

少的可憐的幾滴眼淚在薄戰夜眼裡成了強作堅強。

明明委屈了,還在說自己不生氣?

他心疼牽住她的手:“不哭了,是我的錯,抱歉。”

溫柔,聲音格外好聽。

傅溪溪這下真的哭了。

因為他自己那麼難受,還來安慰她,跟她道歉。

她就知道,他永遠都愛她,疼她。

她哽塞著搖頭:“不要抱歉,要你抱我,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抱她?

還未開口,小女人的眼淚越流越多,看得人格外心疼。

他無奈:“好,抱抱,抱。”

傅溪溪順勢坐進他懷裡,埋在他胸膛裡,眼睛裡流著眼淚,心裡滿是感動,嘴角又浮起笑意。

她故意問:“我可以這樣坐在你懷裡嗎?”

薄戰夜現在哪裡能說不可以?

她的眼淚足以要他的命!

“可以。”

他這麼說完,傅溪溪更心安理得的靠在他懷裡。

三個月,整整三個月,她冇見到過,冇和他麵對麵說話,也冇有和他親密靠近。

她很想很想他,雙手抬起,抱住他的肩,享受他的懷抱、

隻有待在他身邊,才感覺心有歸處。

薄戰夜又何嘗不是?

這三個月,他雖冇聯絡她,卻每天都在關注她的訊息,看她的照片。

但,再多的視頻和照片,都比不上千言萬語的想念,也比不上親自接觸的真實感覺。

他感受著她小小的身姿在懷裡,所有情緒放下,那麼無能為力,無可奈何,又那麼寵溺至極。

麵對她,真是頭疼。

莫南西站在屋內,看著兩人美好的畫麵,懸著的心終於放下。

隻要九爺有一時的柔.軟,就會有永遠的妥協。

慢慢的,會接受所有的事,也會徹底適應一切。

晚上。

傅家以及認識的幾個好友前來為薄戰夜慶祝出院,喬遷新家。

兩個孩子黏在薄戰夜身上就不肯走開。

薄小墨顯然做了許多功課:“爹地,我要送你一句話,誰說腿站得起來就是男子漢?心底堅韌站起來纔是真男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