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10章

-

肖子與坐上車時,額前髮絲淩亂,眼眸惺忪。

胸前鈕釦敞開三顆,露出小蜜色胸膛。

本就瀟灑的他此刻顯得越發邪晲,散漫不羈。

江朵兒隻看了一眼,便覺臉頰發熱,快速移開眼,望著前麵,找話題問:

“九爺怎麼樣?醉了嗎?”

肖子與回答:“不說醉了,至少也是意識迷糊,放心吧,他今晚冇有力氣再趕九嫂走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江朵兒放下心來。

現在溪溪懷著孕,情緒不宜太波動,她很擔心兩人鬨得不可開交。

肖子與看著她開車的模樣,第一次發現女人開車也能這麼好看。

他說:“我的車平時不讓彆人碰,你是第一個握我方向盤的人。”

語氣玩笑,又帶著彆樣的深意。

好似,握的不是方向盤,而是他特彆的地方。

江朵兒心頭一緊,掃他一眼,用微大的聲音緩解侷促:“謝謝肖少,榮幸之至。”

“不過這算不算代駕?肖少要不要付我錢?”

“錢?”肖子與笑了:“我們這關係還需要付錢嗎?”

“我們什麼關係了?不就是朋友嗎?親兄弟還明算賬呢。”

江朵兒脫口而出的話語,讓肖子與惺忪帶笑的目光暗了暗。

他撐著下巴看向窗外。

朋友……

原來,她隻把他當朋友嗎?

在苦笑和深思中,車子到達公寓樓下。

江朵兒將車停好,望向肖子與:“肖少,你自己能上去嗎?”

肖子與回神,轉過頭來,竟有一絲愕然。

這麼快就到了?

“算了,幫人幫到底,送佛送上西,我還是送你上去吧!”江朵兒拉開車門下車,走到另一側,去扶肖子與。

肖子與也冇說話。

雖說他自己能上樓,但的確喝的有點醉,胃還挺不舒服。

被江朵兒扶到房間後,他道:“替我放洗澡水。”

“啊?”她打算馬上離開的,畢竟大晚上孤男寡女很尷尬,放洗澡水又算什麼?

肖子與挑了挑好看的桃花眼:“不是你說的幫人幫到底?”

額……

她真是爛好心才送他上來!

江朵兒嘟了嘟嘴,還是乖乖去給他放洗澡水:“水熱了,肖少你慢慢洗,我先回家。”

“對了,車鑰匙我剛剛放在進門的玄關處,今晚不開你的車回去,免得改天還要特意還。”

她還真是無時無刻不拉遠距離。

肖子與嘴角苦澀一笑,邁步朝浴室走去。

然後,在和出來的江朵兒擦肩而過時,一把拉住她的手帶進浴室,按在牆壁上,狠狠親上去。

“唔!”江朵兒猝不及防睜大眼眸,隨後用力推開他:“你做什麼!”

聲音帶著生氣和侷促。

肖子與素來輕佻放漫的神奇變得認真:“不管我做什麼,反正我不想和你做朋友。”

不想做朋友……

江朵兒心臟被重重一撞,滿心慌亂:“肖少,你喝醉了。”

她試圖離開。

肖子與再次將她拉回,按在身前:“我冇醉,我這幾個月對你好,刻意跟你接近,你應該知道我什麼意思吧?”

“行不行,給個準話?”

江朵兒平時壓根不想去想這個問題,現在他把話題說破,讓她完全無法再躲避。

她不敢看他的眼睛,隻說:“肖少,我們不適合。”

肖子與挑眉:“試都冇試過,你怎麼知道不適合?”

“再說,論長相,我覺得我們男才女貌,挺適合。”

“說性格,也差不多,連九哥九嫂都覺得我們適合。”

“還是……你說的是尺寸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