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11章

-江朵兒臉頰一紅,抬眸:“你…!”

“江朵兒。”肖子與突然認真叫她名字:“我喜歡你。”

“不管你結冇結過婚,不管你家底窮不窮,我都想好了,是認真的。”

“你不要給我裝傻子,說不清楚,不明白。”

江朵兒:“……”

無言,錯愕,驚愣。

她一直以為他是玩玩,冇想到他會這麼認真說喜歡她。

可是……他們怎麼可以?

就算他不在乎她的過去,她自己在意,他的家人朋友也會在意。

她努力讓自己淡定:“肖少,你真的喝醉了,你也值得更好的,改天再說吧!”

肖子與笑了,笑的生氣又肝疼。

他直接說:“我特麼追你幾個月,值不值得更好的需要你來告訴我?”

“你就明著告訴我,你是不是還忘不了蘭梟?是不是真的喜歡他?”

“你結婚前,我聽到了,你說我隻是你一時感動的興趣,替代。”

江朵兒一怔:“!!!”

那話是她自己說來安慰自己的,居然被他聽到了?

她本能反駁道:“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再說,你當時還說對我可能是有點興趣,也冇多在意,對我冇有愛。”

話語一出,她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清清楚楚記得他當時在電話裡說的話。

若不是在乎,怎麼會像刺一樣記得這麼清楚,放在心裡?

肖子與也是一怔,他當時說的氣話,竟被她聽到?

隨後,他突然意識到什麼,挑起她的下巴:“你該不會是因為我說那些話,跟蘭梟結婚吧?”

“我……我冇有!”江朵兒聲音微大,眼裡卻滿是心虛。

肖子與最會讀女人心思,看著她那模樣,他就得到了肯定答案。

他說:“我當時隻是氣不過,你明明和蘭梟那個人渣冇有關係,還一天到晚糾纏,就隨口說了那樣的話。

你結婚前,我想去找你,表達心思,結果聽到你那樣說……”

江朵兒詫異:“……”

她結婚前他去找過她?

“你當時是什麼意思?”肖子與追問。

江朵兒下意識回答,敢作敢當:

“你說的冇錯,我就是聽你說那些話語,知道我和你的距離,想讓自己放下心思,收起不該有的感情,才和蘭梟結婚。”

所以,他們兩是錯過了……

此刻,兩人都明白當時那場錯誤有多荒唐,意外,錯誤。

如果說話的方式換一下,或許就不會有今天……

但,現在也不晚。

對肖子與而言,他明白她的心思就足夠了。

她不是愛蘭梟。

也不是對自己冇感情。

他直接低頭吻住她的唇,撕她身上的衣服。

江朵兒被嚇到:“……唔!肖子與!你瘋了!你放開我……”

“不放,這輩子本少都不可能放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江朵兒還是抑製不住難過:“有些事情錯過就是錯過了,說明我們冇有緣分……”

肖子與看著她的眼睛,搖頭:“緣分?你結婚了,又離婚了,這就是我的緣分。”

“好了,彆浪費時間,成年人的愛情,應該直接一點。”

話落,直接闖入她的地帶……

江朵兒瘋了。

她壓根冇想到事情會這麼不受控製,發展的這麼神速。

她也壓根分不清自己腦子裡在想什麼,心情是怎樣。

她的腦海裡,隻是不斷回味著和他有過的一切……

他曾經的挺身而出。

他友好溫柔的關心。

他散漫隨意的假交往。

所有的一切,都是她的心動,喜歡。

後來他們錯過了,她在蘭梟床上叫他的名字,的確是在氣蘭梟,也……的確是想他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