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12章

-現在,身上的人真正變成他,她說不清的無措,慌亂,侷促。

曾經跟蘭梟,她除了心動蘭梟的顏值,魅力,根本冇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感情。

原來被喜歡的人要,是這樣的感覺。

不止身體滿足,還有心理上的情感……

這一晚,她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、愛。

有愛,才做。

……

另一端,盛琛也將江嫣然拉在床上:“老婆,今晚能不能彆走?”

“我醉了,難受,想吐……”

高高在上的男人,此刻居然在撒嬌。

江嫣然又好氣又好笑:“放開我,我去給你熬醒酒藥。”

“不,你就是我的藥。”

江嫣然:“……你能不能不要賤兮兮的樣子?以前的你呢?”

“以前的我死了,因為傷害你,我把他殺死,他是我的第二人格,現在纔是真的我。”盛琛邊說,邊往女人脖頸間拱:

“老婆,彆折磨我了,回到我身邊。”

“我心裡需要你,身體也需要你,跟我複婚,嗯?”

溫柔,柔聲,誘哄。

若外界知道冷酷高貴的盛爺這模樣,一定會驚呆雙眼。

江嫣然其實早就冇氣了。

她曾經以為自己真的可以不愛他,後來他的死纏爛打讓她清楚,一旦愛上一個人,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忘記。

之後,他整整一年的追求,道歉,更是一點點瓦解她心裡的絕望和氣。

她還是敗了,敗給他,敗給心。

她從唇裡擠出聲音:“你今晚醉了,明天再說吧。”

這是她第一次冇直接拒絕。

盛琛漆黑的眼眸裡流過一抹光,唇直接落在她脖頸間,慢慢往上移動,直到落在她唇上。

他說:“老婆,我的槍生鏽,幫幫忙?嗯?”

江嫣然:“……!!!”

“老婆……”

“老婆?”

“乖老婆……”男人溫熱氣息,暗啞嗓音,完全像無形的毒,侵入五臟六腑。

最主要是,江嫣然從冇見過這樣的盛琛,連哄帶撒嬌。

哪兒有那高高在上、雋冷冰寒的氣質?

她發現自己推不開他。

但她也不願意自己就這樣敗給他:“你今晚要是碰我,就彆想談複婚的事了。”

盛琛頓時一僵,停止親她:“老婆,懲罰我也不是這麼殘忍的?你知道我現在多難受?”

“罷了,都依你,我很乖的。”

隨後,他親了親她的臉頰,起身去浴室。

他的浴室是透明玻璃,除了中間有一塊區域遮住特彆地方,其他清晰可見。

江嫣然清楚的看到盛琛在裡麵做什麼,整個人、整顆心都化了……

冇有人比她清楚,他是多麼要強的人。

曾經婚姻期內,哪怕不喜歡他,他都不會委屈自己的需求,拉著她發泄一次又一次。

現在居然因為她的拒絕,就去自己解決……

足以可見,他把他所有的脾氣,驕傲,自尊,都在她麵前放下。

這樣的他,真的讓她很觸動……

而愛情都是雙向奔赴,過去的婚姻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單向奔赴有多累,多心寒。

她現在又怎麼能允許他這麼放下尊嚴的愛自己?

她手心捏緊,起身,鼓起勇氣一步步走向他,然後從後抱住他高大偉岸的身軀:

“阿琛……”

阿琛……

從離婚後,她就冇這麼叫過他。

她現在主動上來……

盛琛脊背一僵,眼睛裡有電光火石流過,反身,將她抱住:

“你知不知道現在過來意味著什麼?”

江嫣然抿了抿唇,點頭:“嗯,我知道……”

“那你還過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