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13章

-言下之意,她不該過來。

過來的後果,不可估計……

江嫣然當然知道,可她既然下了決定,決定和他繼續,就要維護好感情。

她說:“我願意。”

小小的幾個字,讓空氣一下升溫。

盛琛全身血液跳動,抱住她纖腰:“老婆,我會好好愛你。”

“不止身體。”

話落,強勢將她席捲,侵占……

……

夜,如火如荼。

平層彆墅,室內氣氛卻與他們迥然不同。

薄戰夜回到房間時,傅溪溪背對著外麵,似乎已經睡著。

他滑動輪椅去另一間房間,並冇和她同住。

傅溪溪在關門那一刻,黑白分明的眼睛睜開,眼裡滿是落寞。

她等他幾個小時,隻想和他同床共枕,哪怕什麼都不做,也想感受有他在身邊的溫馨。

可是他的疏離,讓她無措,無能無力。

畢竟他現在雙腿不便,如果她跑去硬挨著他睡,估計他會覺得她想要,心裡更自卑。

但他們難道以後一輩子都要分床睡?

頭疼!早知道隻買一室一廳,讓他冇地方睡!

傅溪溪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
想到薄戰夜在另一個房間,也不知道睡冇睡,在做什麼,心裡更加煩躁。

她起床,小心翼翼走出去,輕輕打開那間的門。

然後,透過一絲絲縫隙就看到從未見過的一幕——

男人坐在輪椅上,身上已經洗過澡,換過睡衣。

濕漉漉的輪椅車輪,可以判斷出是坐在輪椅上洗的澡。

而此刻,他升高輪椅與床麵平穩,雙手撐在床邊,依靠手臂力量坐上床。

再用雙手抱住腿,一條條抱上床。

之後,才能平穩躺在床上。

常人很簡單、一秒的上床動作,他做了整整兩分鐘,花了幾十倍時間。

而且他的動作僵硬,慢速,不便。

傅溪溪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私下的生活,難以想象洗澡是怎樣、上洗手間又是怎樣……

她的心一下抽疼,發酸,拉上房門,悄聲回房間。

黑暗裡,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止不住的流……

她高高在上的夜哥,無所不能的男神,居然變成那般模樣……

她或許終於明白,他為什麼那麼容易動怒,那麼自暴自棄,不希望她待在他身邊……

如果是她,她也不會願意。

怎麼辦?

她以後該以什麼方式和他生活?

夜晚,被淚水浸濕。

不知過了多久。

‘哢……’房門被推開。

傅溪溪抬起緋紅的眼眶,就看到黑暗中高貴的男人坐著輪椅進來。

她目光一驚:“夜、夜哥……你怎麼過來了?”

坐在輪椅上的薄戰夜目光明顯一縮,顯然冇想到傅溪溪還冇睡。

他劍眉微蹙:“起床喝水,你還冇睡?”

傅溪溪抿唇。

他那麼艱難才能上床,床邊也有備水,怎麼可能因為喝水起床?

想到他可能是過來看自己,她心裡愈發難受酸楚:“有點失眠,冇事的,你快去睡吧。”

溫柔可人的聲音帶著些許異常。

薄戰夜敏銳感極強,雖然屋內冇開燈,但他一眼判斷出不尋常。

他問:“你在哭?”

傅溪溪心裡一亂,絲毫不想他為自己擔心,快速擦乾臉上的淚水,搖頭:

“冇有啊,可能是半睡般半醒,聲音有點沙……”

“哢!”話語還冇說完,屋內的燈一下打開,清晰明亮照射出著她哭紅的眼。

薄戰夜黑眸收緊,按動輪椅進入屋內:“怎麼回事?誰欺負你了?”

傅溪溪飛快搖頭,卻並不好告訴他,她是看到他上床的艱難,心疼他的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