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14章

-

她不說話,薄戰夜眼睛變得異常漆黑深邃,諱莫如深。

足足三秒,他問:“心裡盼望著和我見麵,一起生活,結果我這個殘廢不能滿足你,你獨守空房很落寞失望,所以在哭?”

傅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他這哪兒來的推斷和判斷!

“你以為我是你啊,成天想著那些事!我懷著孕,纔不可能因為那個哭!”

說完,她才意識到自己第一句話說了什麼,現在的他,根本不可能想那方麵的事,快速解釋:

“對不起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隻是想說我腦子很乾淨,冇有胡思亂想,是你想歪了。”

薄戰夜眼眸漆黑如墨。

他知道她冇有那個意思,卻是一根刺紮進心裡。

的確,以前和她在一起,他時刻想和她做那些事,作為成年男人,對自己心愛的女人有欲,他並不認為丟臉。

但現在,他冇有資格去想。

他氣息寒沉,冇有去議論這個問題,轉移話題:“那你為什麼哭?”

傅溪溪鬆下一口氣,快速找藉口:“我……我肚子不舒服,腿抽筋。”

“嗯?”男人狐疑挑眉。

她篤定解釋道:“懷孕後經常不舒服的,尤其是一懷兩個,肚子很大,偶爾會覺得喘不上氣,剛剛起床上廁所,大腿和腰還抽筋,直不起來,走路也不能走。

不過沒關係,現在已經痛過去了。”

她說的是藉口,但卻是這一個月以來的事實。

她之前好幾次痛到哭。

薄戰夜看著她委屈可憐的小臉兒,絲毫冇有懷疑。

曾經在圖書館,看過書籍上資料,有寫女人後期妊娠反應。

他目光微微沉了沉,滑動輪椅到床邊:“躺好。”

“啊?”傅溪溪意外,不解。

他說:“我替你揉揉。”

“……”

傅溪溪一怔,隨即像著了魔般乖乖平躺在床上,任由他揉按。

他寬厚有力的大手一下一下,力道均勻,手法簡單,卻格外舒服。

她整顆心沉寂下來。

他自己都不方便,還花心思照顧她……

或許,她總算明白他說的兩人不方便,讓她回傅家住是什麼意思。

她在這時候也該回去,不給他造成困擾。

可是……

“夜哥,怎麼辦?

我明明知道不該打擾你,可是我想你,每天每晚想,發瘋的想。

我想看到你,想在你身邊和你一起生活。

尤其是不方便或者疼痛時,我多想像現在這樣得到你的關心,你的一點點照顧。

哪怕你能給我的很少,但我還是覺得隻要看著你就很滿足。

對不起,我是不是很自私?很不為你著想?”

聲音哽塞,情緒崩潰。

在今天之前,她單純的想哄好他,和他一起生活。

可今晚,看到他那麼艱難,她才發現自己那麼自私,從不為他著想。

偏偏即使是這樣,她也依然無法離開他。

她覺得自己真的很自私,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。

薄戰夜麵對小女人突然的崩潰,眼眸慌亂。

他很清楚,孕婦心理壓力大,需要丈夫給予關心和愛意。

他這段時間從未給過她,現在能給的也很少!

他沉重握住她的手:“小溪,抱歉。”

傅溪溪不是想要他的抱歉:“夜哥,你不要跟我道歉。”

“我問你,你後悔那天救我和孩子嗎?”

“如果再來一次,明知腿會這樣,你會怎麼選擇?”

薄戰夜寒眸深邃下墜。

那日那種情況,除了以自己之力圍困住佛德幾人,彆無他法!

“就算是我在那幾日失去性命,也定會護你們周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