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15章

-傅溪溪心裡落入巨大暖壺。

她知道他的答案,但他這麼篤定說出來,還是讓她意外,感動。

“所以,你有什麼好抱歉的呢?”

“你是為了救我和孩子才受傷,我和孩子感動,感激,感謝,愛你還來不及,哪兒會怪你?”

“要說愧疚自責的人也是我。”

“如果我冇有失憶,如果我不是柔弱女子,那天就可以幫你,和你一起並肩對抗,或許你的腿就不會有事。”

“是我冇用,是我對不起你。”

薄戰夜握著她的手加大力道。

他意識到她情緒不對,才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會讓她更自責,更痛苦,最後深陷其中。

懷孕的人,最容易抑鬱!

隻怕她這些時日,都在則怪自己!

他眼眶浮起紅色血絲:“小溪,乖,我們不談論這個問題了。”

“保護你和孩子是我身為丈夫該做的責任,我從不怪你,也從不覺得你和孩子是拖累。”

“乖,我愛你。”

他移動輪椅,俯身,吻她的唇。

他的唇冰冰涼涼,清甜薄軟。

傅溪溪如同被一道閃電劈中,全身都是電流。

她錯愕又呆怔望著男人近在咫尺的黑眸,像有一道魔力要將她吸進去,不受控製抬手,抱住他的肩,回吻他。

時隔幾月,兩人許久冇有親吻,這一刻卻並不陌生,反而像終於找到心靈的救贖,彼此都有些瘋狂,不受控製。

一個安慰之吻,逐漸變得加深、深纏,失去方向。

傅溪溪甚至慢慢直起身,化被動為主動,坐到薄戰夜懷裡,深情的陪他落入這個吻裡。

她害羞,卻更愛他。

她矜持,卻更喜歡他的親吻,氣息。

一切雜念在這時似乎都不在重要,隻想傾訴這幾個月以來的相思,想念。

更想把一切的空虛都彌補起來。

兩人皆是難捨難分,吻得忘我。

輪椅都因激烈的吻移動。

薄戰夜似擔心輪椅後退,又似不受控製,竟一手抱著傅溪溪,一手撐著床麵,反將她壓在床上,霸道而侵略性親她。

比起她的主動,他此刻的攻城虐地更為凶猛,勢不可擋。

傅溪溪大腦逐漸一片空白,呼吸喘不過氣。

她努力學著換氣,學習親吻。

曾經他說她吻技不行,現在看來是真的!

她想逼迫自己堅持下去,卻在這裡,男人適時止住,在她唇上深深一親:

“好了,再親下去,我怕不能滿足你。”

傅溪溪小臉兒驟紅!

她想說,隻要他想,就可以的。

畢竟是下腿,又不是腰和大腿,更不是第三條腿。

可是她纔不要說那種話語,嘟著嘴說:“你討厭!”

薄戰夜又看到她這幅嬌羞可人的模樣,心裡一軟,嘴角露出幾月難得的寵溺和溫柔:

“討厭還想粘著我?待在我身邊?我看你是口是心非,最喜歡我的討厭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好吧,被他說對!

她發現隻要他在狀態,她壓根說不贏他。

等等……

她目光忽然一亮,看了看周圍,詫異道:“你和我上床了!”

薄戰夜後知後覺意識到現在自己處於床上,眸色一緊。

他在私下鍛鍊幾個月,也僅是能艱難上床,剛剛竟輕而易舉,不知不覺上床。

這……

太難以解釋。

不過很快,敏銳敏、感的他發現什麼,深邃視線盯著懷下傅溪溪:“你這麼驚訝,之前看到了?”

額……

傅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薄戰夜目光加深一個度:“你先前哭是因為看到我上傳,我的腿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