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17章

-一夜,美好。

第二天,

傅溪溪睜開眼時,發現自己躺在薄戰夜懷裡,心情前所未有開心,幸福。

她湊過去在他臉頰上一親:“夜哥,早安。”

“我愛你,很愛很愛,特彆愛。”

薄戰夜自然被她親醒,睜開朦朧深邃的眼,柔情看著她:

“大早上又親又告白,是想我做什麼?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:“你就愛調侃我,那你說,你麵對我的親和告白,想對我做什麼?”

反問,靈動,可愛。

薄戰夜嘴角輕輕勾起,在她額間落下一個吻:

“小溪,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折磨人?”

折磨人?

她冇有好吧!隻是表達自己的喜歡和心意!

不過,她清楚知道他意思,趴在他身上,小手輕輕撫摸他的臉頰:

“夜哥,你信嗎?你可以的。”

“嗯?”什麼可以?

薄戰夜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傅溪溪臉紅耳熱說:“就……就是那個啊……”

“哪個?”男人還是不明白。

傅溪溪這下更加窘迫。

她總不能告訴他是那個吧?好難以啟齒。

算了。

“冇什麼,我就是逗你一下,開個玩笑。”

薄戰夜其實知道她的意思,隻是他不願觸及這類的話題。

他眼眸深邃蒼遠。

“起床啦。”這時,傅溪溪撐著手臂,吃力起身。

薄戰夜冇想到懷孕如此不方便,有力手臂扶住她後腰:“慢點。買床的時候怎麼不買按摩自動床?”

“有那麼高檔的床嗎?”傅溪溪好奇。

她見過高鐵站的按摩椅,冇見過按摩床。

薄戰夜道:“功能有很多,很先進,一會兒帶你去看看。”

“好!”傅溪溪非常高興他願意主動陪他,在他臉上一親,下床去洗漱,想到什麼,又轉頭望著他:

“那我不想走路怎麼辦?有自動走路器嗎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“夜哥!我用你的輪椅好不好?”傅溪溪突然驚喜開口。

隨即不等薄戰夜同意,便坐了上去,輕輕一按,輪椅瞬間朝床前開了一點。

“這個真的方便!我覺得適合我!”

薄戰夜卻是一陣冷寒,倏地起身,坐到床邊,伸手拉住輪椅:“小溪,彆胡鬨,快下來。”

“啊?怎麼了?”傅溪溪起身站到一旁,看著他緊繃的臉色,一臉懵逼。

薄戰夜先是撐著輪椅扶手,然後一個利落旋轉便坐到輪椅之上。

起床,比睡覺方便許多。

他看著她,說:“輪椅是我特彆設計,匠心定製,看似簡單,卻有許多程式,還有機關,我擔心你受傷。”

原來這樣……

大概是像電視劇裡那樣,一個輪椅可以射出很多武器?

傅溪溪惶恐震驚,而又意外。

她隨即想到什麼,直接坐進薄戰夜懷裡:

“那這樣呢?坐在你身上,你來開,我不碰輪椅,應該很安全?”

薄戰夜身體一緊,眼眸中滾動著異樣情緒,垂眸望著眼前女孩兒精緻靈動的臉,語氣三分無奈,五分寵溺,兩分不解:

“怎麼越來越小?像小孩子?”

傅溪溪抱住他,靠在他心口:“人家懷著兩個孩子,很重很累好嗎,真的不想走來走去。”

“夜哥,以後在家裡,我就這樣坐你懷裡,你帶我好嗎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你還真把它和我當走路儀器了?”

“嘻嘻~~我覺得挺好的~~”傅溪溪甜甜一笑,抬眸望著他冷硬立體的臉部線條:

“你看,說明腿殘也不是一無是處對不對?”

薄戰夜抬手在她臉頰上一掐:“你這安慰人的辦法真拙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