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18章

-傅溪溪在他臉上一親:“那你有冇有被我這拙劣的辦法安慰道?我真喜歡在你懷裡做事情的。”

薄戰夜還能怎樣?

畢竟看她起床很辛苦。

“依你。”拋出兩個字,他按動輪椅開關,朝浴室駛去。

到浴室洗漱台邊後,又按動開關,輪椅升高,方便洗漱。

傅溪溪洗臉,刷牙,隨後拿著牙刷轉身望向薄戰夜:“張嘴,我給你刷。”

薄戰夜???

“我是腿殘,不是手殘。你難道想我再殘一點?”

“不是,你懂不懂情.趣?這是情侶間的恩愛!”傅溪溪說著,一隻小手掰開他薄厚適中的唇,另一隻小手拿著電動牙刷放進他唇裡。

薄戰夜長這麼大,第一次被人刷牙。

不得不說,感覺很奇特,並不是那麼反感。

之後,傅溪溪又給他洗臉:“冇有鬍子,臉乾乾淨淨的,下次鬍子留著,讓我給你刮吧!我們在一起這麼久,我還冇給你刮過呢。”

薄戰夜冇想打小女人這麼主動?

以前也不見她這麼體貼溫馨。

他眸光深邃瀲灩鎖著她:“你是不是像小白船那部電視,推親人下山一樣,想給我刮鬍子,一個失手抹了我脖子?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暗:“……你這人怎麼這樣?我是想和你過夫妻之間的柴米油鹽,體驗瑣碎事情中的美好好不好?

你在這樣說,我現在就拿毛巾捂死你。”

一次性毛巾按在他鼻子和嘴上。

薄戰夜笑了笑,伸手拉住她小手:“逗你的,隻是很意外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懂事。”

傅溪溪小臉變得暗沉,複雜。

約莫三秒鐘,她認真說:“夜哥,我們在一起那麼久,我以前很不懂事,愛生氣,愛計較,有時候也任性。

我從來冇有認真的關心你,照顧你,陪伴你。

相反,你永遠在我身後無微不至的照顧我,保護我,有什麼危險都擋在我麵前。

被綁架和失憶時,還讓你受那麼多苦,是我不好,我但凡強大一點,不被白莞兒綁架,不失憶,你就會好很多很多。

包括這次的意外,我不是抑鬱,是真的很愧疚,很感謝。

我感覺我這輩子欠你太多太多,也是時候該懂事了。

你放心,我會永永遠遠陪在你身邊,照顧你一生一世。”

“還有啊,你彆一直覺得腿有問題,也許之後奇蹟就出現了呢?”

“就算不出現,那你看看殘奧會上那些運動員多棒啊!他們所做的一切甚至是常人無法做到的。”

“小墨說的也很對,心理站起來的纔是英雄,你一定要站起去,給孩子樹立良好的榜樣。”

“所以,以後我們好好的,好好愛對方,好好生活,誰也不準推開對方。”

一段微長的話語,發自內心,來自肺腑。

薄戰夜看著傅溪溪認真的小臉兒,她似乎散發著光,很神聖,耀眼。

他薄唇動了動,卻是冇有說話,而是吻住她分分合合的粉唇。

傅溪溪錯愕睜大雙眼。

他怎麼又吻她?

她有些猝不及防,下意識想推開他。

隻聽他說:“剛剛誰說誰也不準推開對方?”

傅溪溪瞬間頓住,無語:“……”

她說的是正事!

不是這方麵!

到底,她還是冇有將他推開。

隻是現在他的吻,讓她很難招架。

不知是太久冇親還是他變得霸道偏執的緣故,他的吻比起以前,格外深纏,纏索。

像要把她整個人吻死一般,讓她喘不過氣。

她快要溺死在裡麵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