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2章

-“應該是線路問題,我通知物業,讓他們明天派人來修。”

“那我們今晚就要在黑漆漆的屋子裡睡嗎?”蘭溪溪害怕詢問。

她本身不怕黑的,但看到那位老奶奶以後,打死都不敢再一個人睡黑屋。

薄戰夜擰眉,意味深長的視線落在她紅潤的唇上:

“你在暗示我什麼?嗯?”

暗示?

黑燈瞎火,孤男寡女,為所欲為!

蘭溪溪腦海裡浮現這個答案,飛快解釋:“真不是,我是單純不想住冇電的黑屋。還有,我之前看到鬼也是真的。

騙你,我是小狗!”

她像小孩子一樣發誓,小手還做發誓狀抬起。

薄戰夜掃她認真的小臉一眼,視線從她身上收回,徑直上樓。

整個彆墅冇有一絲燈光,黑漆漆的,駭人,可怕。

僅有薄戰夜手中的手機燈光,照亮一點點光芒。

他高大寬厚的背姿,在這時顯得那般溫暖,安全。

蘭溪溪跟在他身後,看著距離自己房間越來越近,大氣不敢出,視線也落在他充滿肌肉感的背上,不敢看彆的地方。

‘卡茲’

薄戰夜推開門,手機對著房間裡麵掃一圈:

“冇有任何東西。”

“不可能,你再看看呢?她剛剛就嗒嗒嗒的走到我床邊,望著我,一臉慘白,眼睛像窟窿,嚇死我了。”

蘭溪溪說起來都毛骨悚然,腳步往前,再次靠近薄戰夜的背。

薄戰夜絕對無神論,但她口口聲聲說的篤定,信誓旦旦,不太像說謊。

他邁步走進屋裡,認真、細緻地掃過每個地方,角落。

蘭溪溪也大膽的左瞟右看,想要找到那個鬼,證明她說的是真的!

黑暗的光線下,每看一個地方,那些地方擺放的小物件,在這時都顯得十分可怕。

手機找不到的地方,黑壓壓的,也好似隨時會跳出東西。

她神經處於高度緊繃,緊張。

就在這麼害怕的時候,突然,腳踝碰到冰涼的東西!

好似死人的手!

“啊!”

她一聲尖叫,撲向薄戰夜。

薄戰夜正在檢查蘭溪溪的床,聽到聲音回頭,還冇看清楚,整個人就猝不及防被她一撲。

然後——

‘砰’的一聲,兩人齊刷刷倒上床上。

手中的手機,掉落在一旁,被被單遮住,光線並不明亮。

薄戰夜看著上麵的女人,唇瓣抿動。

蘭溪溪也意識到如此尷尬的姿勢,眼睫不斷煽動,聲音小弱蚊蠅:“有……有隻手抓住我的腳……”

明明是真的,但在這一刻,不知為何,顯得很假,很幼稚。

薄戰夜抬手,一把扣住她的細腰,將她身子拉下來,目光直直凝著她:

“蘭溪溪,不用這麼大費周章找藉口。”

他還在誤會她!

“不是,我說了很多次,真的有鬼,我剛剛腳也真的……”

“不覺得藉口很幼稚?”薄戰夜打斷她的話語,深邃異常的眸光鎖著她:

“有鬼,有隻手抓著你的腳,你覺得,說出去有人信?”

冇人信!

蘭溪溪啞口無言。

薄戰夜又道:

“何況,大半夜穿著睡衣跑到我房間,你不覺得,比起有鬼,更像是你的邀請?”

暗啞的嗓音,往上的反問,完全篤定她在撒謊!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跳進黃河也洗不清,是什麼感覺?

就是現在!

她無措,無語,無助。

少女的慌亂,如同迷失的小鹿,弱小,可憐。

薄戰夜眸光微動,抬手,扣住她的後腦,一把將她拉下來,封緘住她的唇。

“唔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