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24章

-

所以,昨晚她說出那些話,他知道她是喜歡他的時候,他不可抑製和她睡在了一起。

是心動,也是幾年來的第一次,更是他的真心。

他覺得,她就是他一直想找的那個女孩

但是結果……現實給了他狠狠一巴掌。

他再次遭遇這種事。

再次被女人拋棄。

再次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投入彆的男人懷抱。

“九哥,我想弄死他。”

輕飄飄的一句拋出,像隨口一說,卻帶著濃烈的危險。

薄戰夜不知他是想弄死江朵兒,還是蘭梟,但他清楚的知道,他是真的生氣了。

同一件事,遭遇一次就算了。

第二次,往往會牽連出曾經的怒火,怒上加怒,不可剋製。

他滑動輪椅到他身邊,深深道:

“子與,我知道你弄死誰都可以,你想弄死誰,我和你三哥也不會阻攔。”

“但有一點你記住了,愛情不是表麵這麼簡單,江朵兒不是那樣的女孩兒。”

“我相信小溪,她是怎樣的人,就有怎樣的朋友。”

“不如,等等你九嫂的訊息,再做決定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薄戰夜手中的手機響起來,上麵正是溪溪的電話。

他滑動接聽:“小溪。”

“夜哥,不好了!快告訴肖少,朵兒發生意外了!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。

還不待問出口,肖子與一把搶過手機:

“怎麼了?她發生什麼意外?”

傅溪溪焦急說道:

“我聯絡不上她,她的手機也掉落在家裡。聽鄰居說,是被一個男人強行帶走了。”

肖子與瞳孔一震:“肯定是蘭梟,我去找。”

掛斷電話,他就衝了出去。

薄戰夜接過手機,對那端的傅溪溪道:“你懷著孕不方便,回來,讓子與去處理。”

傅溪溪知道自己不適合奔波,按他的話乖乖回家,隻是心裡怎麼也放心不下:

“你說朵兒在蘭梟那裡會不會有事?我好怕蘭梟傷害她。”

尤其是那個男人還有家暴曆史!

薄戰夜挑了挑眉:“蘭梟冇事,你應該懷疑的是在肖子與這裡有冇有事。”

“啊?這話怎麼說?”

薄戰夜緩緩說出肖子與之前的過往,並將現在的情況告訴她:

“子與被那個女人欺騙,心裡一直是芥蒂,現在若江朵兒做同樣的事,估計……後果有點慘。”

傅溪溪聽完,整個人都驚了!

從認識第一天起,肖子與就紈絝蕭逸,吊兒郎當,像個輕鬆的富二代,哪兒想到有那麼悲催可怕的過去?

她嘖了嘖,忍不住吐槽:“果然,果然你身邊冇有一個輕鬆點的,全都是狠角色。”

這話聽著怎麼一點都不像讚揚?

薄戰夜挑眉望著傅溪溪:“你閨蜜犯了錯,還指桑罵槐上我?”

傅溪溪一囧,搖頭:“不是,我冇有呀!

反正我不相信朵兒是那樣的女孩兒,你彆看她平時大大咧咧,喜笑顏開,一副廣交異性朋友的樣子,其實她很單純的。”

單純?

單純能勾搭上蘭梟,能讓肖子與掏心掏肺?

薄戰夜明顯不信。

傅溪溪道:“九爺,我們來打個賭吧!

如果朵兒不是那種隨隨便便,玩弄肖少感情的女孩兒,你就輸了,得答應我一件事。

反之,如果朵兒是那種女孩兒,算我輸,我答應你一件事。”

這個賭注讓薄戰夜饒有興趣,眸光裡流動過異樣的浮動,問:

“這個事情包括任何?”

傅溪溪一想就知道他指的是離婚!

還真是逮著機會就想逼她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