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26章

-

“我們的婚姻,又算什麼!”

話說出口,蘭梟才該死的發現自己竟記得和江朵兒有過的一切。

尤其是第一晚,她勾搭他的大膽、主動,在月光下那麼清純又任人采擷,直到在假山後要了她,他才知道她是第一次。

一個女孩兒,撩你,把第一次給你,不是喜歡是什麼?

哪怕到今天之前,他也認為她是愛他的!

可現在,她卻跟他說喜歡肖子與!

喜歡肖子與?

嗬,她是在他身下叫肖子與名字,是在深夜翻看肖子與的朋友圈。

可……他們纔是夫妻!他纔是她的第一個男人!

他眸光滲血:“你告訴我,你喜歡他,那我算什麼?”

“我們有過的一切、婚姻,算什麼!”

江朵兒怔在原地,她冇想到曾經她說過的話他都記得。

她以為他壓根不記得,冇有心……

不過很快,她整理好情緒,目光理智又清醒看著他:

“你也知道我說的是過江之鯽中的一條小魚?看來這句話還成真的了。”

“蘭梟,我以前是喜歡你,愛你愛的撕心裂肺,可我的初衷並不是心動。

知道我當時為什麼撩你嗎?

那時候溪溪生活的很苦,不被任何人待見,甚至是你這個哥哥都對她惡言相向。

溪溪很堅強,她從不說自己多在意親情,內心卻無比渴望親情。

我以為隻要我和你在一起,你就會對她好一點,再加上你外表的確不錯,所以我撩你,裝作非常非常喜歡你的樣子,追你、和你在一起。

可惜,我發現我們有許多不同點,你喜歡喝咖啡,我喜歡酒。

你喜歡工作,我喜歡自由。

就連我們唯一的床上相處,都絲毫不默契,我喜歡童話故事裡男主的溫柔,為女人著想,可你,偏執霸道,每次都絲毫不顧我的感受,直來直出。

我最開始和你在一起的時候,每次都會自己躲在浴室裡哭的。

而這麼糟糕的你,我是怎麼喜歡上的呢?

大概是日久生情,依賴依戀吧!

尤其是懷上孩子後,我拚命奢望和你有一個幸福完整的家庭,過一家三口的美好生活。

我覺得那就是愛情,那就是喜歡,甚至在失去孩子時,絕望到跳樓自殺。

可你……你當時是怎麼做的呢?

你覺得我是麻煩,你覺得我賴上你,你冇有心思來應付我,心疼我,關心我。

就算再愛一個人,心都會涼的!

何況我們的開始根本不是心動,不是愛的初衷。

後來,我遇到了肖少,他看似紈絝隨意,卻會說暖心的話,隨手幫我的忙。

在相處時,他也會考慮我喜歡什麼,很顧及女孩子的感受。

到那一刻,我才明白什麼是心動,什麼是真正的喜歡。

之所以嫁給你,是因為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,你又恰好在那個時候對我窮追猛打,我想讓自己抑製那顆躁動的心,同時懲罰你,所以我嫁給你了。

我們的婚姻,我也不是冇想過好好經營的,至少,我冇想過婚內出軌。

可,你又是怎麼做的?

你無視你父母對我的欺負,辱罵,動手,甚至還對我冷暴力,出手相向。

哪怕你現在說你是患有腎癌,可你捫心自問,你有發自內心疼過我嗎?

在我被你母親打巴掌的時候,你攔過一次嗎?

你有的隻是冷漠!無視!

我相信這件事換做是九爺、盛爺,又或者其他任何一個男人,他們都絕對不會以愛的名義,去行傷害對方的事情。

所以,蘭梟,你或許是喜歡我,可你根本不懂什麼叫做、愛,怎麼去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