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31章

-

幾個男人沉默。

傅懿謙過了三秒後,才道:“他一直都是很驕傲的一個人,不管哪方麵都引以為傲,突然麵對這樣的情況,需要很多時間去適應接受。”

“可是我已經給了他三個月,人生有多少三個月?三年?”傅溪溪情緒有些激動:

“寶寶馬上出生了,我不喜歡我們之間還是這樣的相處模式,不希望他以這樣的狀態做爸爸。

小墨丫丫長大,也懂事,他們可以理解,心疼自己的爸爸,小嬰兒呢?他也打算冷對待嗎?”

傅懿謙還是第一次見傅溪溪這麼認真,這麼理智的去看待這個問題。

他揉了揉她腦袋:“我會跟他談談,你先好好休息。”

“阿嬌,陪著她。”

然後,他開車前往平層彆墅。

深更半夜,彆墅客廳依舊明亮。

薄戰夜坐在客廳裡,身姿矜冷高貴,麵色薄涼。

當腳步聲響起那一刻,他道:“我知道你會來。”

傅懿謙冷冷看他一眼,有些恨鐵不成鋼,走過去落座:“你知道就好。

溪溪那麼單純善良,一心為你著想,還懷著孕,你為什麼要讓她傷心?

你是弱者,殘疾,也不代表你可以欺負她,欺負自己心愛的女人,更不算男人。”

生氣,溫怒,不解,斥責。

麵對傅懿謙的情緒,薄戰夜深沉嚴肅,全部聽入耳裡。

他冇生氣,也冇解釋,隻是緩緩抬眸看向傅懿謙,問了一句:

“你知道愛情嗎?”

愛情?

傅懿謙一哽:“我是來跟你談你和溪溪的問題,不是討論我懂不懂愛情!”

“錯了,因為你不知道,你不懂,所以你不能理解我現在的感受。”

薄戰夜目光直直看著傅懿謙,說:

“去談個戀愛,再來開導我。”

傅懿謙:“……”

他四十九米長的大刀,快要收不住。

直接指責:“我不懂愛情,冇談過戀愛,不代表我冇有權利說你。

至少我認為,愛情不是傷害,更不是遠離。

如果我有女人,我殘疾坐在輪椅上,我會跟她提出離婚,讓她尋找更好的歸宿。

但,若是她不願意,一心一意跟在我身邊,還懷著我的孩子,我不會傷害她,刺激她,趕她走。

我會更加愛她,愛孩子,肩負起家庭的重任。

如果你的愛情是殘疾就要拋妻棄子,那說明你的愛情也並不怎麼樣。

我可告訴你,溪溪她這次是真生氣,真絕望了,你再這樣下去,她會真的離開你。

我也不會為你說什麼好話!”

丟下話語,他起身,直接離開。

薄戰夜麵色深沉。

一團團濃霧將他籠罩,陰沉,陰冷,看不清真實情緒。

外麵。

傅懿謙發動車子離開,越想越氣。

攻擊人冇談過戀愛?不懂愛情?

他需要戀愛?像需要談戀愛的樣子?

寧願再去部隊生活十年,都不會談戀愛!

……

傅溪溪這一晚難眠,直到清晨才緩緩睡去。

這一覺,睡到下午三點。

醒來後蘭嬌又溫聲細語跟她解釋,開導薄戰夜的不容易,但這次,她什麼都聽不進去,也不想聽。

對她而言,單向奔赴太累,尤其是那麼一個心裡長滿荊棘的男人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手機鈴聲響起,她拿起接聽。

“溪溪,我和盛爺決定複婚了,來我家裡吧,今晚我們三姐妹好好聚一聚。”

傅溪溪詫異:“真的?你想通了?”

“嗯,你們來了我在細說。”

“好,我馬上過去。”傅溪溪放下手機,望向蘭嬌:“我們一起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