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32章

-蘭嬌搖頭:“不用的,以前朵兒和嫣然都很討厭我,還是你們三閨蜜好好聚吧。而且我今天還有事情要做。”

傅溪溪知道,蘭嬌雖活了下來,還是心裡負罪感很重,不會真正的享受人生,隻會越發感謝生活,努力彌補。

她不再為難:“好。如果需要我,隨時跟我打電話。”

“嗯,路上慢點。”

傅溪溪換衣服離開。

她絲毫不知,她前腳一走,後腳,蘭嬌前往薄戰夜彆墅。

“九爺,溪溪這次很生氣,或許你的目的就要達到了。”

薄戰夜坐在書房內,背後滿牆的書籍襯得他博淵嚴肅,高貴不凡。

他挑起劍眉:“所以,你過來是什麼意思?”

蘭嬌抿唇,說:“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自己的腿是一方麵,另一方麵是你怕自己以後做不好丈夫,怕以後再有災難降臨,讓溪溪跟你承受更多。

所以,你想真正將溪溪從你身邊趕走。

但是,我覺得你會後悔。

這麼多年來,你對我以及你身邊的女人有多無情,我比任何人都瞭解。

溪溪是你心裡的光,是打破你所有戒律的獨特女孩兒,你深愛她,想給她最好的幸福。

而且比起以前,現在的你更需要溪溪,也更愛她,更愧疚於她。

等溪溪真的對你心灰意冷,走出你的世界,你看著她和彆的男人在一起,會嫉妒,吃醋,發狂。

可那時候你還是無法站起來,無法健康愛她,你無能為力,麵臨的有兩個選擇。

第一,依舊放手,讓溪溪幸福,折磨自己。

第二,不顧及一切或不受控製將溪溪拉到你身邊,決定重新做好丈夫。

以我對你的瞭解,你會選擇第二者。

畢竟曾經你和我有婚約時,你何嘗不知道該遠離?也嘗試過遠離?

可你最後的做法,不僅毫無作用,反而讓關係越來越深,越來越親密。

因為愛情,不是推遠就可以不發展,更像是種子,隻要種下,就會肆意發芽,深.入土壤。

需要提醒你的是,以前你們能打破世俗在一起,能感動溪溪讓溪溪愛上你,現在卻不一定。

因為你放她走,甚至不惜用激進的辦法,讓她很受傷,很心寒。

到時候就算你知道錯誤挽回,也未必會原諒你,就算原諒,也許也會像盛琛一樣花長達兩年的時間來追妻。

而那兩年,溪溪獨自生孩子,養育孩子,已經度過最不需要你的時候,你覺得那時候回到她身邊,還有意義嗎?還有資格說自己要做好一個丈夫?”

一長串話語,分析,句句在理,字字正確。

薄戰夜竟是無言以對。

他不得不承認,這裡麵的每一個字,他都無法反對。

“看來你這次不僅看透你自己的人生,還看透彆人的人生。”

蘭嬌微微一笑:“九爺說笑了,我說這麼多,隻是不希望你後悔,也不希望你和溪溪分開。

你們當初不顧一切在一起,拒絕所有愛你的人,不應該是美好結局嗎?”

薄戰夜嘴角微抽,望著桌上的文案,不再說話。

蘭嬌道:“九爺不信的話,現在聯絡溪溪,哄她,看她會不會理你。

我的話說完,走了,再見。”

她轉身離開,書房陷入一片安靜。

薄戰夜坐在原處,麵色愈發下沉,諱莫。

半個小時後,他到底還是忍不住拿過手機,給傅溪溪發去簡訊:

【該孕檢了,我讓莫南西安排。】

顯然,這條訊息如石沉大海,冇有回覆。

他又發了一條:【昨晚有平安到家?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