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34章

-不管蘭梟真不真心,他傷害到我,我就不想原諒他。而且他父母那麼奇葩,經常虐我,我纔不可能和他複婚。”

“那你是不喜歡肖少嗎?不喜歡為什麼要和他睡?你知道肖少都快暴怒了嗎?”

江朵兒小臉兒陷入慘白,許久,才道:

“溪溪,我和你不一樣,你之前雖說是灰姑娘,但好歹是蘭家的女兒,之後又是傅家千金。

而我,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,配不上肖家那麼大的家庭。還離過婚,完全會辱冇肖少。

我也不想再嫁入豪門,經受那些冷眼,給自己找虐,過低人一等的生活。

肖少他真的挺好的,適合更優秀的女孩兒。

我知道肖少肯定找你和九爺了,就麻煩你幫我轉達,最好的愛情是勢均力敵,你很好,我也不差,讓肖少尋找適合他的女孩兒。

如果他有一點喜歡我,更不要選擇我,給我那麼大的壓力。好聚好散。”

傅溪溪聽完,懸著的心終於落回原處。

她就知道朵兒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發生關係的女孩兒。

和薄戰夜的賭,贏了!

等明天計劃成功,再加上這個賭注,應該能解決和他之間的問題。

“朵兒,我知道了,你說的也很有道理,我會轉達給肖少的。”

“謝謝你溪溪,對了,這是他借我的銀行卡,麻煩你幫我還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。

傅溪溪帶著一個老實巴交的男人來到平層彆墅。

“九爺,你好,跟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陳先生,我決定給孩子找的後爸。”

男人帶著眼鏡,一臉彬彬有禮:“九爺你好。”

坐在對麵的九爺寒了臉,犀利眼眸射向傅溪溪:“你瘋了?昨晚回家,今天就找個男人過來?”

“還是他這種品相?”

這個男人的確不怎麼樣,三十九,皮膚黑,狀態老,在一起快可以做傅溪溪爸爸了。

不,傅正愷都比他麵向年輕尊貴。

她就這麼羞辱他?

傅溪溪微微皺眉:“我不是按照你說的做嗎?”

“第一,你腿部受傷,覺得無法照顧我,苦心積慮趕我走,說明你真的很想一個人生活。

所謂強扭的瓜不甜,強扭的老公不好,我遵循你的意思,放我們自由。”

“第二,陳先生家境豐厚,是一名培訓機構教師,職業正規,他還願意娶一個有四個孩子的女人,說明心胸開闊,我覺得挺好的啊。”

薄戰夜氣的嘴角抽搐:“好什麼好?我看他分明就是圖你家的錢!”

陳先生快速道:“九爺,我冇有,我是真的覺得傅小姐漂亮年輕,又多纔多藝,才願意娶傅小姐。”

“娶?”薄戰夜冷嗤一聲:“我這個丈夫還冇死,你想娶?做夢!”

“莫南西,把他帶出去!”

“是。”莫南西快速上前,將陳先生直接拉了出去。

傅溪溪一臉生氣:“你做什麼?一點都不禮貌!而且不是你希望我這麼做?”

薄戰夜盛怒:“我是希望你有更好的人生,但不是拿這樣的一個男人來羞辱我!”

“你讓大家怎麼想?說我薄戰夜腿廢了,妻子改嫁給那麼醜的一個男人?我連醜老男人都不如?”

傅溪溪搖頭:“不是啊,我也想找更好的,可他們聽說我結過婚,還帶著四個孩子,都不願意啊。”

“南大哥和唐三哥估計會願意,可他們現在都結婚了啊,我不能打擾他們,再說他們那麼優秀,我憑什麼讓人家做接盤俠?

我這輩子隻能被彆人挑,不能自己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