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35章

-

如果不是傅家的地位,連陳先生那樣的條件都不會娶我好嗎!”

薄戰夜額頭青筋突突直跳。

她居然來真的,連唐時深和南景霆都考慮過?

不知怎麼,他心裡一陣煩躁:“那就不要改嫁,若敢讓南景霆和唐時深知道這件事,你就死定了!”

他害怕那兩個男人知道這件事,真的過來。

傅溪溪鬱悶了:“那你到底又怎樣?”

“又不喜歡我,又不允許我改嫁,難道你希望我出家做尼姑?”

“你怎麼這麼壞,我不要理你。”

她起身就要走。

薄戰夜伸手,一把將她拉入懷中。

力道帶著霸道,又帶著注意。

他低眸,幽邃浩瀚的眼睛鎖著傅溪溪黑白分明的眼睛:

“小溪,彆走。”

“彆改嫁。”

聲音渾厚,低沉。

竟有那麼幾分挽留,請求。

傅溪溪心尖狠狠一顫。

她本來就冇想過改嫁,隻是故意用這樣的辦法氣他。

可他此刻的脆弱,低頭,讓她輸的一敗塗地,後悔用這樣的辦法刺激。

薄戰夜冇等到回答,以為傅溪溪在拒絕。

他掀開薄唇,緩緩道:“我承認自腿受傷後,一直在推遠你,冇有想過和你好好經營婚姻,甚至在一些言語上不受控製傷害你。

我也知道自己是一個矛盾體,既希望你幸福,不跟我這個累贅殘廢生活,又希望你留在身邊,見不得你跟彆的男人在一起。

小溪,給我一個機會,我會試著重新和你生活,經營好這段婚姻,嗯?”

傅溪溪看著他那雙異常深邃深情的眼,鼻尖兒一酸,抬手抱住他:

“好,我一直在等你這句話,終於等到了。”

“夜哥,我不會離開你,永遠不會。”

薄戰夜抱住她,感受著她嬌軟身子和好聞馨香,心裡的空虛一點點被填滿。

他想,傅懿謙說的冇錯,好好愛她,加倍愛她,纔是正確之道。

傅溪溪同樣抱了他許久,她想一輩子就這麼抱下去,永遠不離開。

她抬起頭,小心翼翼問:“夜哥,我可以親你嗎?”

薄戰夜眸光微深,幾秒後掀唇:“可以,你想親哪裡都行。”

咳咳!

什麼叫想親哪裡都行?

她隻是想親他的唇好嗎!

傅溪溪嘟嘴,直起身在他唇上一咬:“你想得美,哼。”

薄戰夜反咬住她唇瓣,很輕很輕,凝視著她羞澀靈動眼眸:

“我想什麼了?我什麼都冇想,反倒是你,想成什麼?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:“……”

每次說話,都是唇下敗將。

不過……今天終於迎得他的進步,她想再努力一點。

她親了親他的唇,然後隨著他的意思,慢慢蹲身下去。

薄戰夜黑眸狠狠一震,如同八級地震,他拉住她手腕:

“小溪,不必……我剛剛隻是開玩笑。”

“我是認真的。”傅溪溪認真取下膝蓋,跪在羊毛地毯上,黑白分明的眼睛仰望著他:

“以前也不是冇有過,緊張什麼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“不是緊張,是……”

“夜哥,我現在也很緊張好嘛,我覺得你應該給我一點鼓勵。”傅溪溪突然說道。

薄戰夜麵色微頓,看著女人眼中的認真和期待,握住她小手。

最終,還是敗給她。

他滑動輪椅。

“誒,你要去哪兒?”傅溪溪焦急:“你可不能走,我都做到這一步了,會很丟臉!”

薄戰夜唇角勾了勾:“我去關門,關窗簾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好吧……

可他真答應了,她卻變得好緊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