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39章

-“好。”

一個字從唇裡擠出。

肖母唇角一笑、

冇人知道她在盤算什麼。

不管那個江朵兒是好是壞,趁機讓兒子成長,接管家業,是最好的跳板。

就算以後離婚,對他們家也百利無一害。

況且……

“謝謝媽。我走了,明天就給你帶兒媳上門。”肖子與絲毫不知母親的盤算,高興離開。

他要把這個訊息告訴江朵兒。

讓江朵兒知道,他和他們家不會嫌棄她。

他可以娶她!

路過花店時,他進去買了一束最大的鮮花。

但他怎麼都冇想到,當他滿心喜悅趕到時,看到的會是——

江朵兒和蘭梟在一起的畫麵。

而且,還是拉著手,一同進入房間的!

深更半夜,手牽手?

肖子與氣的嘴角抽搐,上前直接敲門。

‘叩叩叩!’

江朵兒打開,然後就看到站在門口的肖子與,手中還拿著一束精美鮮花。

她小臉兒錯愕又意外:“肖、肖少?你這是?”

肖子與看一眼屋內的蘭梟,視線重新落回江朵兒身上:

“你不是說和他已經沒關係?為什麼現在還在一起?邀請他來你家?”

江朵兒:“……不是,他冇地方去,在醫院還酗酒,醫生給我打電話,我隻能去接他。”

“那你就可以讓酒醉的前夫來家裡?你這樣的行為知不知道對男人而言預示著什麼?”

“無異於答應複合,答應把自己脫光了送到他麵前。”

江朵兒臉色一白。

不喜歡肖子與這樣的說話方式,生氣道:“肖少你真會讀心術,這就是我的內心想法,我就是想和蘭梟複合,想和他發生關係。

所以肖少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?不離開給我們騰時間嗎?”

肖子與嘴角一抽:“……你!”

“草,要氣死我是不是!”

明明是他自己說那樣的話,想氣死她好不好?

江朵兒抿著唇不說話。

這時,肖子與說:“知道我今晚做了什麼?來做什麼的嗎?”

頓了幾秒,他自問自答苦笑:“我說服我的母親讓我娶你,我買了鮮花和鑽戒來向你求婚。”

“但是現在看,還真的是我自己一廂情願。”

“對不起,打擾了。”

他轉身離開。

手中的那束鮮花也隨之掉落在地。

江朵兒狠狠一僵。

說服他母親?來娶她!

他居然真的要娶她?

她一直以為他的喜歡隻是玩玩,或者交往,冇想到是以結婚為目的!

她一顆心狠狠觸動,心動而又感動,撿起地上的鮮花和那個盒子,飛快追上去:

“肖子與,我願意!願意嫁給你!”

肖子與步伐一頓,眼眸錯愕望著她。

她繞到他麵前,認真道:“我和蘭梟真的沒關係,就是同情心,我今晚也是準備跟他好好談談,讓他規劃好以後的生活,之後毫不相乾。

你不要生氣了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
肖子與:“……那你剛纔懟我?說你是那個意思?”

“我……我那不是生氣你那樣說我嗎?就一時生氣懟你。”

“……得,我懂了。你就是愛說氣死人的話氣我。你忘了你之前結婚嫁人,就是因為我們這張嘴?還不長教訓?”

江朵兒頓住。

是啊,他們之前若不是誤會,也不至於發生那麼大的錯誤。

她道:“那你呢,你就冇有責任嗎?是你先那樣誤會我的。”

肖子與想了想:“也是,那我們以後約定,誰也不準故意氣誰?說話也要注意分寸。”

“好!”

江朵兒一抱撲進他懷裡:“我愛你,愛你,愛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