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40章

-肖子與麵對突如其來的告白,微微怔住,隨後唇角一笑:

“……我也愛你,愛你,愛你。”

兩人互相說愛。

樓道柔和燈光下,他們格外幸福,溫馨,甜蜜。

蘭梟站在門口,看著那樣刺眼的畫麵,眼眶滿是緋紅、苦笑,自嘲。

他剛剛是打算來替江朵兒解釋的。

可這兩人哪兒像需要外人解釋的樣子?

他們像讀書時的戀愛,那麼純粹,乾淨,嚮往,單純。

他從未在江朵兒臉上看過這麼燦爛、幸福的笑容。

他也終於明白,相信:她從未對他動過真心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。

“不是吧朵兒?昨天嫣然才說要和盛爺複婚,今天你就宣佈和肖少結婚,是約好一起向我撒狗糧是不?”

傅溪溪不可置信兩人進展這麼神速。

江朵兒燦爛一笑,揮舞著手上的結婚戒指:

“嘿嘿,你和九爺也不差啊,我看你膚白唇紅,神情洋溢,昨晚肯定和九爺相處的非常愉快,哪兒需要我們撒狗糧?”

傅溪溪一怔。

她情不自禁想到昨晚在浴室裡,薄戰夜先是拉著她一起洗澡,對她上下其手,然後又把她放到床上,讓她躺著,他則坐在輪椅上,她的麵前,彎身親她……

從唇到下巴,一路往下……

啊!那些畫麵太過火!

為什麼要想!

她飛快拍掉腦海裡那些絢麗的畫麵,小臉兒緋紅:“說你的事情呢,不要轉移話題。”

江嫣然在這時認真說道:“朵兒,你真的想清楚了嗎?”

“那三條條約對你一點也不公平。

肖夫人完全是想借你的存在,緩解她和兒子的關係,同時讓兒子上位。

包括肖少出國一事,一去就是一年,你跟著去,完全是放棄你自己的事業和工作,圍繞著肖少轉。

很明顯,她想搭橋,讓你和肖少先結婚,等肖少成長之後,再拆橋,想辦法踹開你,給肖少重新找一個妻子,所以纔會有隱婚那樣的條件。

這段婚姻,全部是你在付出。

她看似冇有蘭氏父母的刁難,實則也是變相的壓榨。

若是最後你和肖少離婚,你得不到一點好處,還白費光陰。”

傅溪溪從冇想的這麼複雜,聽江嫣然這麼一說,才恍然大悟!

“這麼說,她其實心裡根本不接受朵兒?隻是拿朵兒當跳板?”

江嫣然柔聲說:“可以這麼說吧,估計以後會揹著肖少刁難朵兒,所以朵兒,你一定要想好。”

江朵兒笑了笑:“嗐,嫣然說的這些,其實我有自知之明,也清楚他母親不可能喜歡我。

但是,我喜歡肖少,我想和他在一起,心甘情願為他付出。

隻要他母親同意娶我,我就會儘力讓她滿意,即使不滿意,我也會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。

再說,之前能因為喜歡肖少開始一段痛苦的婚姻,現在因為喜歡肖少,開始一段幸福的婚姻,有什麼不好的呢?

就算以後是失敗,痛苦,那也總比冇有得到過幸福好啊。”

說的好像很有道理?

傅溪溪更明白,朵兒有自己的想法和決定,也有追求幸福的資格。

她和嫣然互看一眼,最後一同認真祝福:

“好,那你一定要幸福。”

“新婚快樂,白頭偕老。”

三姐妹開心握手。

就在這時,傅溪溪肚子突然一痛,臉色緊皺:

“痛……啊……好痛……”

“溪溪!”

“溪溪你怎麼了!”

“朵兒!溪溪好像羊水破了,快打120!!!”

“怎麼會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