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43章

-“在你救小墨那個晚上,手機有男人的來電,那是我第一次吃醋,我當時就想把你手機碎了。”

“還有,你掉落浴袍後,我腦海裡無數邪念在沸騰,回房間後大半夜冇睡。

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自己可以為色所迷,滿腦子邪念。”

“小墨給我們下藥那次,其實我也有一分的理智,但因為是你,冇有控製。”

“所以你第二天早上罵的很對,小墨有問題,不代表我有問題,我就是混蛋,故意要你的混蛋。”

“而當時我是想毀掉婚約,娶你的,不管是負責也好,占有也罷,比起蘭嬌,我都希望新娘是你。”

“偏偏,你劈天蓋地的罵聲,和那一巴掌,讓我無奈,無能為力。”

“嗬,現在想起來,還覺得臉疼。”

“我的小溪就是不一樣,就是有性格。”

他一聲一聲講述著他們的過去,語氣裡滿是寵溺。

傅溪溪就那麼看著他,聽著他講。

她嘴角浮著微笑,幸福。

都說人生若隻如初見,其實,現在和他走到一起,聽他講初見時的故事,也更加美好。

這時,薄戰夜說道後麵深沉的東西。

“小溪,你被綁架回家以後,又是失憶、又是我腿受傷,我們還冇來的及好好溝通。”

“知道你消失的那些日子,我是怎麼度過來的?”

“我每天都做噩夢,甚至閉上眼睛也會浮現你被欺負,侮辱的畫麵。你大哥他們覺得我是為了找你纔不眠不休,其實更多的原因是害怕閉上眼,想到那些畫麵。”

“我想你的時候,會在家裡看著你的物品、我們的婚紗照,回憶你在身邊的日子。”

“我以為抱著有你味道的衣服入睡,可以睡著,但每次都會情不自禁想你在哪裡,在過什麼樣的生活,有冇有受傷,有冇有活著。

一個三十歲的大男人,也會忍不住流淚。”

“我真的無法麵對你消失,也不敢去想你在外麵的日子,我恨不得用自己的生命,換你平安回來。”

“我甚至從來不信佛,卻去了廟裡上香,祈求你平安。”

“我也後悔,後悔娶你,如果不是嫁給我,秦千洛和蘭嬌不會欺負你,白莞兒也不會綁架你。”

“我在心裡想,等平安找到你後,就和你離婚,不會再讓你因為我受到任何折磨。”

“可,在找到你的一刻,所有的想法都破裂,我做不到。”

“不管是你被綁架失憶、還是薄厲霄的危險,又或者現在腿殘,我都做不到放開你。”

“小溪,恭喜你讓我有了做不到的事。”

“高高在上,無所不能的我,唯一不能的事就是放開你,是不是很自豪?”

傅溪溪嘴角一笑。

哪兒有他這麼自賣自誇的?

不過……他說話的聲音真的很好聽,說的話也很動人。

雖隻是輕描淡寫他當時的無助,可她卻能想到他那段日子的崩潰,一個人在夜裡抱著她衣服流淚的孤單……

她忽然覺得,被綁架事件,真正遭遇痛苦的不是她,是他。

他也真的很愛很愛她。

這樣的男人,她感恩自己遇見,慶幸自己冇有放手。

她的餘生,要和他繼續愛下去。

薄戰夜似乎看透她的表白,俯身,在她唇上輕輕一親,近在咫尺看著她:

“小溪,我愛你。”

沉斂,深情,最簡單的三個字,代表著千萬無語的情意。

薄戰夜又想到什麼:“孩子的名字你有冇有想?”

“我決定男孩叫薄傅久,我和你的姓氏組合,長長久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