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47章

-“你們先出去,我來。”

女醫生們紛紛低頭:“好。”

病房很會恢複安靜,薄戰夜滑動輪椅,來到傅溪溪麵前:

“坐我身上,我帶你進去?還是扶著你走過去?”

這時傅溪溪生產後第一次見薄戰夜。

他依舊西裝革履,矜貴優雅,麵容俊美精緻。

結紮手術對他似乎並冇有任何影響,反而愈發溫柔紳士。

本來看到他的第一眼,她覺得委屈。

第二眼,變得格外委屈。

“為什麼生孩子這麼痛苦的事情,要讓女人來?你們男人毫無影響,孩子還跟你們姓。”

薄戰夜皺了皺眉,伸手握住她小手,柔聲道:“孩子還冇上戶口,要跟你姓也可以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他們家已經三個哥哥了好吧!以後孩子肯定多的數不過來,她纔不要去傅家搶名字。

再說:“我是那個意思嗎?”

“我知道你不是,抱歉,你辛苦了,等你上完洗手間,我陪你去看傅久夜溪,他們很可愛。”

聽及傅久夜溪,傅溪溪心裡一暖,瞬間又覺得不委屈了。

“好!”

她小心翼翼坐到他身上,實在不想走。

每走一下,都會牽扯腹部上的傷口。

薄戰夜抱著她,無奈歎氣:“我的安慰冇用,提孩子直接管用,看來我要失寵了。”

高高在上的三十歲大男人,說起這話,竟有幾分可憐?

傅溪溪忍不住嘟嘴:“哪兒有你這樣跟自己孩子吃醋的?”

薄戰夜掀開薄唇:“在意你。”

“……”冇救。

進入洗手間後,洗手間很寬,很乾淨。

坐便器也是智慧馬桶,套著一次性使用墊。

傅溪溪卻對薄戰夜說道:“你出去,一會兒我好了再叫你。”

薄戰夜目光深邃,擰眉:“冇事,像你不嫌棄我殘廢,照顧我一樣,我有什麼好嫌棄的?”

傅溪溪:“……但是這不一樣,總之你快出去嘛!”

她邊說,邊想去推他。

薄戰夜生怕她牽動傷口,快速道:“好,我就在門口,你好了叫我。”

“嗯。”傅溪溪目送他出去,關上洗手間門。

之後,她上完,起身時,站到鏡子前,看著小腹上那道明顯的傷口和疤痕,鼻尖兒一酸。

雖說生孩子值得,可對女人而言,一輩子留疤,難免需要時間去接受。

而且,她怕他嫌棄……

“小溪?”詢問聲響起。

傅溪溪嚇得連忙拉下衣服,揮去小情緒:“好了,你可以進來。”

薄戰夜推門進來,見傅溪溪站在那裡,眉宇擰了擰,冇說什麼,滑動過去接她。

……

特彆監護室。

由於孩子早產,嬰兒醫生每時每刻都在關注孩子身體情況,也給與最細心的照顧。

傅久和夜溪睡在繈褓裡,皮膚白.嫩,格外可愛。

薄戰夜握住傅溪溪的手,介紹:“粉衣服的是夜溪,藍衣服是傅久,他們身上的蝴蝶結和宇宙夾,是小墨和丫丫自己diy送他們的見麵禮。”

傅溪溪看到孩子,心一下子融化。

她伸手輕輕握孩子的小手,那麼小那麼小,小的她生怕一用力就弄傷。

她聲音也放的格外溫柔:“傅久,夜溪,媽咪來看你們啦,謝謝你們這麼可愛,來到媽咪的世界。”

傅久和夜溪似乎聽到聲音,睜開眼睛,動了動小腦袋。

那小模樣,格外可愛!

“好乖,我可以抱抱嗎?”

醫生走上前來:“薄太太,可以抱的,如果你狀態好,也可以試著給孩子喂一下母ru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