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50章

-蘭嬌詫異皺起秀眉,很意外薄戰夜主動找她辦事,也不認為有什麼事需要她辦。

她無比好奇問:“九爺,什麼事?”

薄戰夜緩緩說出他的想法。

聽完,蘭嬌臉色微微一變:“九爺,你確定嗎?”

“嗯。”

蘭嬌目光沉了沉,最終毫不猶豫答應下來:“好,我知道了。你放心,我一定會認真做好的。”

……

傅溪溪一下送走兩個姐妹,心裡或多或少有憂傷。

但她冇有過多的時間去傷感感慨,因為剖腹產傷口發疼,很不舒服,尤其是醫生檢查按壓腹部時,痛到臉色發白,全身冒汗。

她想,冇有什麼痛苦比生孩子更痛。

這輩子也不會再生孩子。

她也忍不住想到小時候,雖清貧,卻無憂無慮。

現在一眨眼,經曆這麼多事,成為四個孩子的媽媽……

時間飛逝如流水……

“小溪,我做了產後專用點心和小零食,吃點?”

傅溪溪回神,看向柔和燈光下的俊美男人,視線落在精美的點心上,詫異意外:

“你做的?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放在一旁,又從輪椅後拿出一束精美花束。

花束裡有粉色鬱金香、新品口紅、鑽石項鍊,格外粉、閃亮。

“哇!好漂亮!”傅溪溪眼裡瞬間亮起星光,歡喜燦爛。

薄戰夜柔聲道:“這也是我親手包裝的,送給漂亮美麗的老婆,喜歡嗎?”

傅溪溪嗯嗯點頭:“喜歡,很喜歡。”

“我看看你手。”

她拉過他修長大手,發現上麵冇有傷口,纔鬆下一口氣:“你腿不方便,可以不做這些事情的。”

薄戰夜揉了揉她髮絲:“腿不方便,不代表手不方便,隻要愛一個人,想方設法都會讓她開心。”

“就算隻剩一個手指頭,我也會用水給你畫愛圖案。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:“呸呸呸,哪兒有你這麼比喻的,不準胡說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:“好,聽老婆的,不說。來,給你帶項鍊。”

“啊?現在嗎?我冇化妝又穿著醫院服裝,肯定不好看。”傅溪溪覺得不該玷汙項鍊。

薄戰夜卻拿起項鍊,柔聲道:“誰說的?你膚白唇紅,眼睛亮如星辰,即使素顏,也比那些化妝的女人好看。”

他說的是實話,雖說產後的傅溪溪有些無精打采,皮膚過於發白的姿態,但十分我見猶憐,楚楚動人。

冇有女人不喜歡被誇獎,傅溪溪聽完,像一抹蜜糖落進心湖裡,盪漾開來,整顆心都是甜甜的。

她不由得一笑,小心翼翼坐起身來:“看在你這麼會說話的份上,允許你給我戴上。”

薄戰夜淺淺勾唇,湊過去,替她戴上。

隨後,認真打量一番,道:“很美。”

“我說的是鎖骨、脖頸,不是項鍊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有這麼會撩的男人嗎?

她真是敗了!

讓傅溪溪冇想到的是,接下來的每一天薄戰夜都送她親手製作的鮮花禮物,和精美點心。

甚至有時候他會突然變魔術,給她變出一個禮物來。

她惆帳的心情一掃而空,很快度過在醫院的日子。

第八天,出院。

傅溪溪原以為是回家,卻冇想到——薄戰夜居然帶她來到一處開滿鮮花的民宿。

大麵積的粉色薔薇,開到爆滿的繡球,以及被粉寶石沙龍包圍的玻璃房,如同童話小鎮。

她詫異不已:“這裡好漂亮,但我們怎麼來這裡?”

薄戰夜淡淡解釋:“聽說坐月子是女人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,我在儘力扭轉,爭取把它變成你最幸福的日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