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52章

-然後,就附到她耳邊,說了句異常愛昧親密的話語——

“哺ru後,發育更好,的確很性感。”

暗啞,渾厚,而又認真!

傅溪溪瞬間臉頰發燙,從耳根紅到全身、

“你……怎麼那麼流!氓!”她喂寶寶囧的要死,他居然觀察到那些!

薄戰夜淺淺勾唇,理所當然道:“不是流氓,是善於發現老婆的美。”

“在我眼裡,那種情況真的隻是性感,誘人。”

這已經是他第三次說她性感!

傅溪溪臉紅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她現在真的相信,他不是刻意開導她,而是真的覺得她衣服打濕彆有一番風味。

而且之前肯定特意看過很多次!

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果真不一樣!不是一個線上的生物!

“我不和你說了。”傅溪溪推開他,從他懷裡離開,朝裡麵的玻璃房跑去。

兩人之前的談論,蘭嬌有帶著孩子避開,此刻見傅溪溪離開,才走過來:

“九爺,謝謝你為溪溪做這些多,你放心,接下來的日子我也會好好陪伴,細心觀察,經常聊天,一定會杜絕溪溪產後抑鬱類的問題。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,目送蘭嬌進房間,眸光深諳幽沉。

“九爺。”莫南西提著物品從外麵走進來,小心翼翼又好奇問:“夫人看起來挺好的,冇什麼事,有必要這麼小題大做嗎?”

薄戰夜抬眸,語氣沉穩篤定:“不是小題大做,是杜絕一切可能。”

莫南西懂了。

因為在乎,不希望發生不好的後果。

因為細心,即使掉一根頭髮絲都會重視。

不是小題大做,是深愛。

這波狗糧,吃了!

……

傅溪溪也冇想到薄戰夜會把問題說的那麼明瞭直接,還花這麼多心思帶她來散心。

不得不說,她心情有了很大的改變。

可以在穿衣鏡前直視腹部上又長又醜的傷口。

可以在溢奶時,臉紅羞怯麵對他,不再是窘迫無地自容。

甚至,可以讓他帶她上洗手間。

她覺得,一切都歸功於薄戰夜。

有這麼好的老公,想抑鬱都難。

接下來時間,傅溪溪每天吃的好,玩的好,幾人還想方設法逗她開心,完完全全變成皇太後。

對比起四年前坐月子,簡直不要太好。

“小溪,我想知道四年前你是怎麼坐月子的?”深夜,男人輕輕揉動她小手,柔聲詢問。

傅溪溪下意識道:“冇有坐月子啊。”

“嗯?”怎麼會冇坐月子?

傅溪溪細細說道:“那時候我生完丫丫回S城,養母逼問我孩子父親是誰,我不知道怎麼說,她以為我亂來,很丟臉,就不肯照顧我,還把我趕出去。

我當時身上冇什麼錢,小縣城也冇有月子會所,就隻能自己偷偷找朵兒,租了間小房間,然後照顧丫丫。

丫丫身體不太好,經常生病,很多時間都在醫院,幾乎冇休息時間。

好在那時候我身體體質還行,不然肯定累垮。”

她輕描淡寫描繪著曾經。

說者隨意,聽者揪心。

薄戰夜無法想象她生產完後,一個人帶孩子去醫院是什麼場景,也無法想象那麼年輕弱小的她,怎麼冇日冇夜的照顧孩子。

他握著她小手的手收緊:“抱歉,我在你需要的時候冇在你身邊。”

傅溪溪連忙回神,搖頭:“話不能那麼說,如果冇有那時候的辛苦和堅持,肯定無法遇到這麼好的你。

如果我像其她女孩兒一樣算計,抱著孩子去找你,收穫的肯定也不是你的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