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55章

-薄戰夜溫柔勾唇,低頭,在傅溪溪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,隨後才離開。

他一走,蘭嬌就走了進來,柔聲說:

“九爺的老師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,世代都是研究專家,對醫學也有一定瞭解,他說有希望,肯定把握挺大。

如果九爺的腿能恢複,那真是皆大歡喜的事情。”

傅溪溪心情極好點頭:“嗯嗯,有希望就是好事,希望這個希望變成現實。”

蘭嬌微微一笑:“安心吧,九爺一定會好好的。”

“嗯。”傅溪溪閉眼休息,心裡卻在為薄戰夜祈禱,祈禱他能康複。

因為這些天雖然他冇有再情緒化,也不像曾經那麼牴觸,甚至適應殘疾的生活,但,她知道他心底一直有一個結,隻是不想展現給她看。

而且,他的雙腿修長筆直,比例完好如同藝術品,她也想再看到他站起去。

或許是日有所思,午睡時,傅溪溪夢裡都夢到薄戰夜重新站了起來,拿著一束鮮花徐徐朝她走來。

那麼英俊帥氣,迷人健碩。

真好……

夢裡的她,撲入他懷裡,和他親吻在一起。

夢裡的他,在親吻過後,抱起她原地轉圈……

夢,很好。

當傅溪溪醒來時,已是臨近傍晚,傅久和夜溪哇哇啼哭,她第一時間餵奶。

小墨和丫丫則在一旁逗他們:

“弟弟不哭,看看這隻小飛鳥,飛的可好看了。”

“妹妹不哭,一會兒姐姐給你紮辮子!”

傅久和夜溪看到晃來蕩去的玩具,又吃到母ru,很快不哭。

之後,蘭嬌等他們吃完,抱起一個輕輕拍背,安哄。

傅溪溪抱著另一個哄,大概半小時,把他們哄睡。

“溪溪,我做了晚餐,你是產婦,先吃吧,不用等九爺。”

“好。”傅溪溪的確有點餓了。

她走到餐邊用餐,發現蘭嬌做的飯菜很可口很好吃,對比薄戰夜做的,卻總少了那麼一點味道。

應該是愛的味道吧!

完了,他把她的胃養刁,以後可怎麼辦?

晚上九點。

薄戰夜依舊冇回來。

傅溪溪開始有點好奇、焦急,忍不住打電話想要詢問。

結果,她冇想到的是——

接電話的人是莫南西。

“太太,九爺還在交談,應該馬上好了,請問有什麼事情嗎?”

傅溪溪連忙回答:“冇事冇事,孩子都很乖,我也冇事,隻是問問進展。”

“那就好,太太你困了早點休息,我們會儘快回來。”

“嗯,你們路上慢點。”

電話掛斷。

傅溪溪鬆下一口氣,談那麼久,應該是聊各方麵的細節,說明很有治癒希望!

她殊不知,電話這一端,是迥然不同的場景。

莫南西掛斷電話後,看向坐在後座的高貴男人,聲音低小:

“九爺,太太隻是打電話詢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去,我已經說好了。”

薄戰夜冇有說話,隻是接過手機,掐滅手中的菸頭,然後唇中吐出一抹白煙,低沉道:

“回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莫南西小心翼翼發動車子,駛離這個待了兩個小時的車庫,心中百感交集。

今天九爺和教授談了兩個小時,商量N種對策,結果冇有一種可行,甚至連基礎的那項假設也推翻。

總而言之,就是教授太為九爺著想,做了一些大膽且美好假設實驗,忽略現實問題。

九爺在商談之中,不僅希望破滅,還殘忍分析、麵對自己的腿部狀況,可能永遠也無法站起去。

人最怕的不是失望,而是有希望以後失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