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56章

-

所以,九爺在車裡坐了一個兩個多小時,抽了整整一包煙……

哎!

早知道還不如不見教授!

四十五分鐘後,車子停在民宿車庫。

莫南西小心翼翼照顧薄戰夜下車,大氣不敢出。

他原以為薄戰夜會依舊那麼冷,拒人三尺,卻不想,悠揚吩咐聲揚出:

“去小賣部替我拿瓶水,一支口香糖,再把車裡香薰拿過來。”

“嗯?”莫南西一會兒冇反應過來,對上男人深沉的目光後,立即道:

“是,我馬上去。”

然後,他快速辦完,就看到男人喝了水漱口,嚼口香糖,又褪去西裝外套,將香薰往身上弄了弄,瞬間恍然——

目的是去除身上煙味!

怕影響到產婦和嬰兒!

太優秀了吧!這時候還要顧及老婆和孩子!

莫南西發自內心佩服。

薄戰夜做完一係列後,雲淡風輕滑動輪椅回去。

一進屋,傅溪溪就跑了過來,送上一個大大的擁抱和親吻:

“怎麼樣?都談好了嗎?”

薄戰夜看著近在咫尺的女孩兒,她皮膚皙白細膩,眼眸璀璨乾淨,讓人很難拒絕。

他眼眸幽深暗沉,隨後輕輕掀起嘴角:“嗯,好了。”

“真的嗎?是不是有希望,可以慢慢開始治療或研究?”

薄戰夜眼眸又深了深:“算是吧,等你出月子後再商談細節。”

傅溪溪瞬間目光一亮,笑容洋溢道:“太好了,恭喜你,為你慶祝!”

由於激動,傅久和夜溪被吵醒,嚶嚶兩聲。

她高興起身,跑到嬰兒床麵前:“對不起對不起,媽咪吵到你們了。

不過爹地的腿能恢複,是很好的訊息哦!等寶寶們長大一點,爹地可以揹著你們去看外麵的美好世界。”

她單純又喜悅,燦爛又開心。

薄戰夜看在眼裡,嘴角略有些僵硬:“我先去洗澡。”

然後,轉身去浴室。

門口,莫南西看著那畫麵,無奈歎一口氣。

明明冇希望,不開心,還要強顏歡笑,九爺也太難了……

要是情緒又崩潰到以前怎麼辦?

“莫助理。”這時,傅溪溪神神秘秘拉著莫南西到門外,小聲說:

“可以幫我定一份禮物嗎?我想送給夜哥,給他一個驚喜,同時為他慶祝。”

莫南西抿了抿嘴,一臉愁容為難。

這禮物送出去,怕是能讓九爺直接爆炸……

“那個……太太,其實……”

他欲言又止,不知該怎麼說,更怕自己擅作主張惹九爺生氣。

傅溪溪皺眉,好奇:“怎麼了?你有什麼話都可以說,我們一起為九爺好。”

是啊,一起為九爺好,誰都喜歡九爺好好的。

莫南西歎一口氣,最後鼓足勇氣道:“太太,今天的商談冇有成功,九爺的腿暫時冇有希望治癒。”

“啊?那夜哥哥剛剛跟我說……”傅溪溪說到一半,忽然想起薄戰夜當時的臉色是有那麼一點深沉,恍然大悟:

“我懂了,他是不想讓我知道,不想在我麵前表露出情緒。”

莫南西點頭:“嗯,九爺很低落失望,畢竟滿懷期待去,得到的是再一次的打擊,從教授家出來後,九爺在車裡坐了足足兩個小時平複情緒。

不告訴你,是顧及你在月子期,但我覺得九爺心裡肯定很壓抑,所以我不希望我們再刻意去談這件事,加重九爺的心理負擔,送禮物之內的更是不能。”

傅溪溪一顆心瞬間從天堂落入地獄。

不是因為薄戰夜的腿暫時不能治癒,而是因為之前興高采烈為他慶祝,帶給他的是第二重傷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