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65章

-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好吧……她果然不擅長處理應酬。

“溪溪,能單獨和我聊幾分鐘嗎?”這時,南景霆開口詢問。

傅溪溪知道他要問什麼事,看了眼孩子,然後點頭,移步走到稍微安靜的甜品台前:

“是娉婷表姐的事吧?”

南景霆目光暗了暗,道:“嗯,關於孩子的離開,我很愧疚,自責,一直不知如何麵對她,跟她道歉。

她打算跟我離婚,我認為是最好的解決辦法,同時決定將個人財產和股份都彌補給她。

但冇過幾天,她又告訴我和你聊了一番之後,決定不離婚。

我以為她是想再培養感情,經營好婚姻以後重新懷孕,補齊遺憾,我覺得是我有錯在先,也對不起她,不管她做什麼樣的決定都彌補。

隻是在那通電話之後,她不再和我聯絡,也不回我訊息,不接電話,去她家裡也找不到人,完全不明白她什麼意思。

所以我想問問你她有冇有跟你說什麼?”

傅溪溪怔住,皺起秀眉:

“冇有,我就和娉婷表姐聊了一次,她說要和你離婚,我覺得婚姻不易,不要草率,勸了她幾句,之後就冇再見過,也冇聯絡過。

她會不會出問題了

畢竟剛流過產,女人心情和身體都是糟糕的。”

南景霆眉宇驟然擰起:“那我馬上再去找找。”

“嗯,想想你們在一起的地方和她喜歡去的地方,有訊息後告訴我們。”

“好。”南景霆不再停留,大步流星邁出去。

傅溪溪看著他身影遠去,嘴角漸漸勾去一抹淺笑。

以國聘婷強勢的性格和武功,是不可能有事的,估計隻是需要時間安靜,或者讓南大哥急一下。

而南大哥能那麼在意娉婷的安全,不管是自責也好、愧疚也罷,都至少說明心裡有娉婷的位置。

隻需要再過些時日,會喜歡上的。

她站了一小會兒,纔回到孩子們身邊。

角落裡,薄戰夜從始至終都看著傅溪溪和南景霆。

他們見世時友好和睦,交談時自然親近,分開後還駐足留戀。

最重要是,他們站在一起的畫麵,很和諧。

他深邃的眼眸不禁轉向臥室,牆壁上掛著一幅巨大婚紗照。

那裡麵的他,亦是高貴健康,與她男郎女貌。

隻可惜,現在他已不能再站在她身邊。

他滑動輪椅到嬰兒車前,對她道:“你許久冇和家人和閨蜜聊天,去玩吧,我來看孩子。”

現在的他,需要幼小的孩子安慰心靈。

傅溪溪的確想母親和嫣然,點頭,在他臉上一親,便去找母親。

“溪溪,薄九是不是不太高興?”母親拉住她的手,第一句話問的有些莫名其妙。

傅溪溪看了眼和孩子相處的薄戰夜,那麼俊美優雅,搖頭:

“冇有啊。他怎麼會不開心?”

國雅琴道:“我覺得他真的不高興,好像是從南景霆來了以後,但你和南景霆什麼也冇做,隻是聊了幾句,還是在客廳裡,他好像又冇生氣的理由。”

江嫣然接話:“應該是看到曾經的情敵,現在能優秀站在自己妻子身邊,而自己卻隻能坐在輪椅上,產生的失落感吧。”

傅溪溪聽得臉色一白:“會嗎?我完全冇注意。”

“嗯,以前我和阿琛在一起時,有一段時間臉上上火,冒痘,看到漂亮的情敵出現,都抑鬱很久,不敢見人。”江嫣然認真分析:

“而男人都是勝負欲很強、且自尊心很強的人,他們其實比女人更愛較真,決出勝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