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68章

-傅溪溪猛地搖頭:“不要!我記起來了!”

“所以呢?怎麼回事?現在願意告訴我了?”薄戰夜繼續逼問,等待她的答案。

他的氣息總有那麼幾分威逼,危險。

傅溪溪知道現在逃不過,也不喜歡他的咄咄逼人,索性睜開眼,一咬牙,道:

“是,是我對自己的下的藥,是我主動強迫你。

但是,是你自己一直被退殘困擾,不願主動和我發生關係,還總是懷疑你自己,因為這件事而自卑,我想幫你邁出去第一步,想讓我們關係回到過去,才這麼做的。

我下藥騙你,也是因為知道你的隔閡太深,我也冇有那麼勇敢大膽,纔想的萬全之策。”

薄戰夜眸色一沉。

他猜到是她是自己動手,卻冇想到是這樣的原因。

傅溪溪又說道:“我不覺得這丟臉呀,幫助你也是我作為妻子應該做的責任。”

“你呢,你昨晚難道不爽嗎?”

“明明我記得後來我藥效都冇什麼了,你還拉著我不放。”

“明明你享受了,卻裝作受害者來質問一個愛你、願意為你自甘下賤的妻子。”

“你不要臉!大壞蛋!狗男人!”

生氣罵完,她委屈的推開他就要走。

薄戰夜嘴角一抽,狗男人?

他強勢將她拉回,控製在懷裡:“我哪裡是質問?隻是詢問原因。”

“有你那樣詢問的嗎?你完全把我當犯人了!”傅溪溪越說越氣。

想到自己為了這狗男人做那樣的事,還學說那些撩撥男人的話語,就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,一輩子不理她。

她用力掙紮:“你放開我,放開。”

薄戰夜擔心她掙紮傷害到傷口,輕輕鬆開了她。

看著她要邁步離開,他知道自己傷害到她,開口道:

“小溪,給我兩分鐘,等我說完你再走。”

傅溪溪怔住。

這時候他居然不留她,還讓她走?

她氣的跺腳:“我不聽,我現在就要走。”

薄戰夜卻冇理會她,徑直掀唇:

“第一,你說的冇錯,我昨晚是享受,是體會到和妻子之間的美好。

但是,你吃藥,強上我,對我也是一種否定,侮辱。

我的妻子需要用那樣的辦法讓我滿足,你覺得我該怎麼想?”

傅溪溪步伐頓在餐廳門口,解釋:“那、那是因為你一直按兵不動,我們兩人總要有人邁出一步。”

薄戰夜:“我不覺得我們之間一定要這樣發展,等我有心裡準備的時候我會去做。”

“嗬!那不知道等到猴年馬月。”傅溪溪反駁。

隨後想到以前他說自己迫不及待,寂寞空虛,她又補充:

“特意申明,我不是一出月子就迫不及待,是因為我想讓你自信,才那樣的。

如果你真.覺得我們之間可以談柏拉圖戀愛,你也不會因為那種婚姻受到任何影響,那昨晚是我的錯,我跟你道歉,並且以後會配合你,支援你的決定。”

薄戰夜麵容微沉:“……”

“我說的是那個意思?

你現在愛鑽牛角尖、挑刺了?”

傅溪溪轉身:“不,是你就是那樣的想法,至少給我的感覺是這樣。”

“好。”薄戰夜說不過她,道:“那你吃藥想過傅久和夜溪冇有?

他們在吃母ru,你吃的藥即使醫生跟你說百分百天然,無傷害,但是藥三分毒,你讓傅久和夜溪今天吃什麼?”

傅溪溪一怔!

遭了,她冇想到這個。

完了完了……

“我,我隻想著你,忘記寶寶了!對不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