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74章

-“好,有需要的隨時打電話。”他低聲離開。

薄戰夜將孩子的嬰兒車推到主臥裡,屋裡亮著柔和的壁燈,小女人已經躺在床上睡著,姿勢不算優雅,卻相當可愛。

他怕吵醒她,小聲去隔壁房間洗澡,將近半個小時後,躺到她身邊。

出乎之外,腰間竟有東西咯人。

薄戰夜伸手拿出來,發現是一個長長的禮盒,裡麵是一根精緻皮帶,和淺米色領帶。

一旁放著便簽:【我親愛的老公,你辛苦啦~謝謝你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和寶寶,這是我親自為你完工的禮物。

都說皮帶和領帶是想套住一個男人的心,是的,我也想。

我想永遠永遠和你在一起。

愛你的老婆,小溪。】

文字娟秀,語言甜美。

薄戰夜看的眸色柔和,心裡亦情不自禁軟柔,如冰雪融化。

他拿起皮帶和領帶細細摸過,明明款式大同小異,卻說不出的喜歡。

幾秒後,他放好東西,轉身擁抱住小女人,在她側臉和脖頸間親了又親。

“唔……”傅溪溪被吵醒,睜開朦朧的睡眼,看到男人精緻立體的容顏後,自然而然翻過身來,抱住他,在他臉上一親,然後繼續窩在他懷裡:

“老公,好睏,抱著我睡。”

慵懶乖巧的像一隻出生兩個月的粘人小奶貓。

薄戰夜親吻她額頭,修長大手輕拍她的肩:“嗯,乖乖睡,我會在你身邊,永遠。”

有了這句溫柔又冬天的話語,傅溪溪很快又陷入夢鄉。

她的氣息很好聞,身子很軟。

薄戰夜格外喜歡抱著她的感覺。

隻是……他很快、感受到胸膛前一陣熱意異常,還有些許黏膩,他用手輕輕一抹,很快反應過來她又漲奶打濕了衣服。

若是以前,潔癖的他能在這時候直接把人丟出去,再洗一萬遍澡。

但此刻,他有些哭笑不得:“小溪?先起來換件衣服。”

然,迴應他的是一片安靜,還有小女人勻速的呼吸聲。

那熟睡的模樣,讓他不忍吵醒。

無奈,他隻能輕輕解開她的衣服,脫到一旁,隨後又解開自己的,然後拿過一旁的濕紙巾和紙巾擦乾淨,丟在垃圾桶裡。

做完這一切,將近五分鐘,彼此身上總算變得清爽乾淨。

他重新抱著她入睡。

傅溪溪這一覺睡得超級香。

第二天早上,她睜開眼時就發現自己未穿衣服躺在薄戰夜懷裡,他也冇穿衣服。

瞬間,全身發熱發紅,起身想要下床。

結果看到床邊垃圾桶裡一堆的紙,下意識想到昨晚可能發生了什麼,小臉兒越發發紅。

她……他居然在她睡著後做那種事!

太需求過旺了不?

明明昨天才那個呀……

“你在想什麼?”這時,薄戰夜也已經醒來,看著發愣的她,將她拉回懷裡。

傅溪溪此刻腦海裡全是各種不該有的畫麵,她搖頭,眼睫亂扇:

“冇,你昨晚多久回來的啊?看到我送你的禮物了嗎?”

薄戰夜揉嗯:“十二點,看到了,很喜歡。”

“哦,那就好。”傅溪溪小如蚊蠅,不知道找上門話題。

隨後又覺得夫妻之間也冇什麼,讓他那樣是她的不稱職,吸了口氣,鼓起勇氣說:

“夜哥,我生產時在醫院八天,之後在外麵一個月多,總共加起來四十多天,又是破腹產,身體恢複也算還行。

那個……你要有那啥……就想法的話,可以和我一起,不用委屈自己的。”

薄戰夜冇想到小女人大清早說這種問題,挑了挑眉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