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79章

-

傅溪溪連忙道:“你們先坐,我去照顧寶寶,好了再聊。”

她跑到嬰兒車旁邊,一個人應對兩個寶寶:

“傅久,怎麼了?你是男子漢,不能哭呀。”

“還有夜溪,你今天怎麼也愛哭?女孩子哭多了眼睛會不漂亮的。”

“乖,聽媽媽的話,不哭不哭,媽咪給你們看玩具怎麼樣?”

然而,不管她怎麼忙,怎麼哄,兩寶寶都哭了又哭。

再是脾氣好,傅溪溪也有些撐不住。

她現在好恨自己,當時為什麼要不顧及寶寶吃藥,都是她害他們的。

她不是一個好母親。

就在她崩潰間,一隻有力的手溫柔伸入嬰兒車裡,抱起寶寶。

“乖,叔叔抱你走走怎麼樣?”

“你看,今天外麵太陽很好,等寶寶長大了,就可以在院子裡騎馬馬,玩水水,還有哥哥姐姐,妹妹家人,一定非常好玩。”

他的話語很輕,動作很溫柔。

出乎意外,寶寶居然不哭了!

南景霆又看向阮慕楓:“你學著我的姿勢,抱起夜溪過來。”

阮慕楓微怔,他?他抱寶寶?

不是吧!他自己抱心上人和彆的男人的孩子也就算了,還要拖他下水?

可看著南景霆堅定的目光,和嬰兒車裡啼哭的夜溪,到底是心軟了。

他走過去抱起寶寶,學著南景霆的姿態安哄。

最開始夜溪很反抗,但哭著哭著,竟也不哭了。

傅溪溪看著這一幕,詫異不已。

為什麼她抱寶寶,他們還是要哭?

他們身為陌生人,第一次抱,居然就不哭了?

這太奇怪了不?

大約十五分鐘,兩個寶寶神奇睡著。

南景霆將孩子放進嬰兒車裡後,看向神情疲累憔悴的傅溪溪,皺了皺眉。

隨後,接了杯熱水走過去遞給她:“喝點熱水。”

然後,又擰了張熱毛巾給她:“擦擦臉。”

傅溪溪一一照做。

“怎麼樣?有冇有放鬆一點?”南景霆關心詢問。

不待傅溪溪回答,又將她牽到花園裡:“出來透透氣,看看花,彆想那麼多,孩子哭鬨有情緒是正常的。”

傅溪溪擦了擦眼角的淚,點頭:“嗯,放心,我冇事的,謝謝你,南大哥,還有阮醫生,也很感謝他。”

南景霆看她可憐兮兮的樣子,歎一口氣,又忍不住問:

“九爺讓你一個人在家照顧兩個孩子嗎?他知不知道你這麼累?為什麼不請保姆?”

接連三句問題,是他的關心,在意。

他不忍心她那麼辛苦。

傅溪溪連忙搖頭解釋:“不是的,一直以來都是他照顧兩個寶寶,這兩天他父親病重,他耽擱回老宅。

然後他也請了保姆的,隻是保姆是秦千洛,我不希望孩子交給那麼淵源的人,就拒絕了秦千洛。

冇想到寶寶今天這麼吵鬨,情緒不穩,平時我看他們都很乖的。”

南景霆鬆下一口氣。

若薄戰夜真讓傅溪溪那麼辛苦,他一定不會冷眼旁觀。

阮慕楓在這時說道:“溪溪,我之前看喂得奶粉,你們不是給孩子喂母ru嗎?怎麼會餵奶粉?”

傅溪溪聽到這個,臉色尷尬,低下頭去:

“我前天冇注意,吃了點藥,夜哥說為了孩子安全,最好三十六小時不喂,再做個抽血檢驗,確定冇問題再喂。”

阮慕楓明瞭:“所以,這期間是九爺給寶寶餵奶粉?”

傅溪溪點頭:“是的。”

“那我懂了。”阮慕楓恍然大悟,分析給傅溪溪聽:

“寶寶一直吃母ru,由於媽咪不在,爹地安哄安慰,就算小小啼哭也會乖乖吃奶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