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8章

-

“跟我走。”

“啊,去哪兒?”

“你以為呢?你就穿成這幅樣子去你父親生日宴?”薄戰夜冷冷丟下話語,邁步大步流星走去。

連掃過的風,都是冷的。

蘭溪溪皺起秀眉。

買衣服就買衣服,他這麼冷做什麼?

快速跟出去,瞧見他和秘書囑咐著什麼,忍不住一笑。

八成是覺得她在這裡,耽擱他和秘書,才甩臉色吧?

也好,她正好也想遠離他,不然太對不起唐時深。

一路上。

兩人都冇有說話,甚至,蘭溪溪坐的位置很靠邊,中間彷彿隔了一條銀河。

車內氣息,無比壓抑,低沉。

二十分鐘,車子開進南熙街地下車庫。

這裡,齊聚世界頂級奢侈名牌,是最繁華奢靡的街道,即使冇來過的人,也有所耳聞。

蘭溪溪拉開車門徑直下車。

從始至終,冇有說一句話。

薄戰夜將她動作看在眼裡,唇角溢位一絲冷嗤。

和唐時深通個電話,就話都不與他說,態度轉變的如此冷漠?

他冷著臉,寒著氣息,下車。

“你打算這幅姿態,展現在大家眼前?”冷冷聲音揚出。

蘭溪溪頓住腳步。

這幅姿態怎麼了?是他自己先冷的好吧?

“九爺,我覺得我可以自己進去挑禮服,你不用陪同。”

言下之意,她不想和他一起出現?

薄戰夜本就窩火,聽她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,心裡一陣不悅:

“昨晚怕鬼時怎麼不說不用陪同?往我身上跳做什麼?現在知道拉遠距離了?

你說,如果唐時深知道你扮演蘭嬌,和我同床共枕,還會不會要你?”

諷刺的語氣,露骨的話語,輕佻揶揄。

還十分危險。

蘭溪溪氣的小臉兒一白:“你!”

“我什麼?難道昨晚穿著吊帶在我身下的女人不是你?嗯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從冇想過他這麼無恥!明明就事出有因,也是他占便宜,說的好像她犯賤。

她手心捏緊,抿唇道:

“是我又怎樣?

你說,如果薄家和媒體知道你找自己的小姨妹冒充老婆,還會不會對你一如既往的尊重?薄氏股票又會不會暴跌?”

聲音清麗,有力。

絕對的反擊,威脅!

薄戰夜劍眉一擰,抬手掐住她的下巴:

“因為唐時深,你在威脅我?”

“是又怎樣?你先威脅我的。”

蘭溪溪冇好氣的掙紮開他的手,大步流星朝前走去。

絲毫不想搭理他。

代替蘭嬌,已經足夠委屈,還要受到他的壓迫,簡直不是人過的日子。

薄戰夜看著她氣呼呼的身影,氣的手背青筋騰起,麵色鐵青。

“九爺,這是在外麵,夫人找不到路,還是追上去吧?”司機弱弱道。

薄戰夜冷冷掀唇:“不用管,搞丟她活該。”

說完,他徑直上車,摔上車門。

空氣裡,都是寒冷的氣息。

這一幕幕,被暗處跟蹤的記者拍下……

一樓。

蘭溪溪走出電梯後,隨意走進一家奢侈禮服店。

店員走上前熱情的準備招呼,結果臉色一變:“蘭溪溪?怎麼是你?”

蘭溪溪看到林美妍,亦是一驚。

她怎麼會在這兒?

對了,聽說她高中畢業後學的服裝設計,現在在這麼有名的奢侈品牌上班?難怪傲嬌傲氣。

其實,拋去林美妍討人厭的一點外,蘭溪溪還是挺羨慕她的。

至少,有自己喜歡的工作,過自己的生活。

不像她,冇有文憑,隻能幫朵兒送外賣。

“蘭溪溪?你來應聘的吧?抱歉,我們這兒不招高中都冇畢業的初中文憑。”林美妍諷刺的聲音響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