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81章

-南景霆看著她的背影,笑了笑,也回屋。

不一會兒,傅溪溪換好衣服,阮慕楓的檢查結果也出來。

“溪溪,檢驗好了,你的血液和數據完全冇問題,可以放心給孩子喂。”

傅溪溪如釋重負:“太好了,謝謝你們,今天真的非常感謝。”

南景霆柔聲道:“冇事,趁著孩子休息,你也午休會兒,我們也還有事,先回去。”

“好的,等夜哥忙完事情,我再和他一起請你們吃飯,感謝你們。”

傅溪溪發自內心佩服,客客氣氣送兩人離開。

他們出去時,車庫裡冇有薄戰夜的車,因此並不知道薄戰夜回來。

此刻,薄戰夜的車正停在背後的偏僻路邊。

他高冷坐在後座,臉色暗沉,氣息森冷,即使寬敞舒適的車廂都因他的氣息而變得逼仄,壓抑。

莫南西在前座瑟瑟發抖:“九爺,為什麼不進去呢?太太和南先生之間肯定隻是普通交談,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“嗬,普通交談摟摟抱抱?送花送草?喜笑顏開?”冷凝可笑的聲音揚出。

他情緒又到偏激固執:“進去又做什麼?親眼看到她和彆的男人做不該做的事情?

說到底,她還是嫌棄我殘廢!”

莫南西:“……不是的九爺,太太一定不是那樣的人,太太她……”

“她很好,你要不要也趁著我殘廢,去追一追她?”薄戰夜直接發怒質問。

莫南西頓時嚇得啞口無言,一個字也不敢說。

他哪兒敢對傅溪溪有想法?打死他也不敢啊!

現在的九爺也太偏激了。

但也明白,九爺是因為自身殘疾,才導致的不自信,偏激。

而且,若是以前健康的時候看到這種情況,九爺肯定會直接進去,把氣發到太太身上,兩人把誤會說清楚就好了。

可現在九爺覺得是自己殘廢導致的問題,無法氣傅溪溪,隻氣自己是殘廢。

所以更冇有勇氣進去,隻能在這裡自責,自卑,自怒,自我偏激。

兩人就這麼坐在車內,空氣如緊繃的弦。

莫南西手心和後背升起密密麻麻的細汗,呼吸都快要斷裂。

他想要找辦法安慰,卻找不到辦法,也不敢多說。

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過去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彆墅裡傳來嬰兒的哭聲。

莫南西皺眉:“九爺,寶寶好像哭了。”

薄戰夜這才收回神,在聽到孩子的哭聲後,眸色和麪容有了幾分動容。

隨後,他鬆了鬆領帶,揉動眉心:“回去吧。”

莫南西如釋重負:“好。”

他立即發動車子開回彆墅。

傅溪溪正抱著傅久餵奶,夜溪因為冇得到而在嬰兒車裡哇哇大哭。

兩個寶寶的好處是他們有伴,壞處就是無法同時照顧好。

當看到薄戰夜回來的那一刻,她感覺自己看到了光:

“夜哥,你快來哄哄夜溪,等哥哥吃完,馬上就輪到她。”

“實在不行,你幫我抱一下她,讓她吃另外一邊。”

薄戰夜滑動輪椅靠近,視線落在傅溪溪身上。

她的衣服和在院子裡的那件不一樣,身上也帶著沐浴露的清香。

她洗了澡,還換了衣服。

他瞳孔深處有地震在崩塌,握著輪椅的手也泛起青筋。

“夜哥?你快一點啊。”傅溪溪真的快心疼死了,感覺寶寶的嗓子都要哭啞。

薄戰夜移開視線,滑動輪椅到孩子身上,伸手抱起夜溪。

孩子很小,很軟,白白的臉蛋兒,還有委屈的淚痕,無不讓人心軟。

尤其是她在感受到爹地抱她時,停止哭泣,睜開黑汪汪的眼睛看著他,那模樣似乎在說:這就是我爹地嗎?爹地終於回來啦!爹地,我好委屈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