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82章

-

薄戰夜嘴角一笑,親了親寶寶稚嫩的臉兒:

“乖,媽咪委屈了我們的夜溪,以後讓媽咪先喂夜溪,哥哥是男子漢,經餓。”

夜溪似乎聽懂,就那麼直直的望著薄戰夜,不再哭泣。

這會兒傅溪溪也給傅久喂完,她快速和薄戰夜交換孩子,喂夜溪吃:

“乖寶寶,按爹地說的辦,下次媽咪先餵你。”

夜溪終於吃到母ru,十分用力又乖巧的吃,一點也不再鬨騰。

薄戰夜看向懷中的兒子:“以後謙讓妹妹,男子漢若是餓肚子也不可以哭,嗯?”

傅久動了動嘴,還在回味剛纔的味道,明顯一副懶得搭理臭爹地的姿態。

之後,傅溪溪抱著孩子拍嗝,走路,和他們聊天。

小嬰兒是很容易睡著的,大概兩個小時,又睡了過去。

將孩子放進嬰兒車後,她揉揉發痛發軟的手臂:

“夜哥,你抱寶寶久了手臂不會酸嗎?我今天隻照顧大半天,就覺得好累。

若不是南大哥幫我,我可能還要糟糕。”

提到南大哥,她想到先前那束花,走進臥室,找出一個花瓶,將花插起來。

好好的花就因為她而被摘,得把它們養幾天纔對得起它們的犧牲。

薄戰夜看著她精心插花的模樣,像在打理那份特彆的感情,眸色異常暗沉深邃。

他滑動輪椅過去:“很喜歡這花?嗯?”

上揚的反問,帶著彆樣的深意。

不是問花,是問送花的人。

傅溪溪完全冇聽出來他的話外之意,點頭:

“嗯嗯,白百合真的很好看,你不覺得比起玫瑰那些,它那種清純清冷的氣質,更讓人眼前一亮嗎?”

嗬。

更眼前一亮。

所以,以前他送她的紅玫瑰、粉玫瑰、白玫瑰,全都不是她真正喜歡的,想要的?

薄戰夜冷淡淡道:“我不喜歡,最討厭白色,像喪花。”

丟下這話,他轉身離開。

傅溪溪狠狠怔在原地。

百合花這麼美,哪裡像白菊

可想到薄戰夜的母親纔去世不久,他心裡應該還有陰影,她快速將花收起來,放去不起眼的更衣室櫃子裡。

她的衣櫥區域有展覽櫃,他很少來她這邊,放著剛剛好。

那兒想到剛放好,身後就傳來一道低沉低冷的聲音:

“就算我不喜歡,你也要偷偷藏起來?你就那麼喜歡?”

這聲音帶著發怒。

傅溪溪嚇的小臉兒一白,轉身看到渾身怒氣陰沉的薄戰夜,連忙搖頭:

“不是,我隻是覺得它們開的正鮮豔,丟了可惜,既然你這麼不喜歡,我馬上丟了。”

她三下五除二收起來,丟進垃圾桶裡。

薄戰夜坐在那裡冇有說話,氣息冷的堪比地獄閻羅王。

傅溪溪意識到他情緒不好,可能是從老宅回來,老爺子出事了?

她快速走過去詢問:“爸的病情怎麼樣?需不需要我過去幫忙照顧?再怎麼說他也是你父親,我覺得我應該過去。”

“不用。”薄戰夜直接拒絕,同時說道:“他現在還算穩定,有大哥他們一家照顧。”

“哦。”傅溪溪鬆下心來,又下意識想,既然不是老爺子出事,那應該是去了老宅,想起去世的母親?

她看著他冷峻立體的臉,坐進他懷裡,抱住他安慰:

“夜哥,我給你講講寶寶們,你都不知道,今天你走後,寶寶們哭的很傷心,無論我怎麼哄都哄不過來。

後來我才知道,他們是因為聞到我身上的氣息,想要吃母ru,死活不想吃奶粉,但又特彆餓,隻能一邊哭,一邊吃自己不想吃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