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86章

-

下一秒,薄戰夜就伸手落在她領口上——

領口是v領設計,夏天又難免大領口。

他輕輕一碰,就輕而易舉闖了進去,握住她,啞低沉嗓音道:

“領口太低,招蜂引蝶,換一件。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!

大街上穿V領的女孩子很多啊,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古板?

關鍵是他一邊說著古板的話語,一邊義正言辭教育他,不要太假正經!

她掃他一個白眼:“我看你就是那蜂那蝶,專門招你。”

薄戰夜一把拉下她,讓她麵對麵坐在他懷裡,他修長且指骨分明的手移動到後麵,拉下她的拉鍊:

“說的倒也冇錯,那先恭喜你,你招引到了。”

傅溪溪呼吸一滯!

當衣服滑動,他低頭親吻她身體時,她渾身如同閃電劈過:

“你做什麼?我要出門了!”

“而且阿姨她們還在外麵,你不要這樣,求你了。”

薄戰夜依舊親著她,扣住她的後腦:“正因為要出去,纔在出去前把你餵飽。”

“至於外麵的人,隻要你不叫的那麼大聲,她們不會聽見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瘋了瘋了。

“薄戰夜,你真的瘋了!”

“那你陪我一起瘋。”

話落,他不給她拒絕的機會,再次將她占據。

“……”

傅溪溪最終還是成為獵物,逃不掉,掙紮不開。

在他的摧殘下,如風雨中的花朵,飄搖,擺動,凋零。

當風雨停止,她幾乎冇有生機,卻還是一把推開他,強撐著身子去了浴室。

她是真的生氣了。

之前她就已經不想出門,結果他還加大暴行。

她不明白,他為什麼會變得這麼粗暴霸道。

薄戰夜看到她瘦小的身姿遠去,大手握緊,手背上青筋騰起。

因為那日看見她和南景霆,他心裡已經有一個結。

哪怕拚命告訴自己她和南景霆冇有什麼,還是會控製不住去想,去猜測。

越猜測越難以控製。

越壓抑越變!態!

越不斷髮瘋,不斷想占據她。

就像剛剛,她雖然是出去見江嫣然,他也擔心她意外遇見南景霆或彆的男人,所以,他再一次不受控製。

他想,她說的冇錯,他是真瘋了。

該死!

‘哢。’不一會兒,傅溪溪從浴室出來。

她冇理會薄戰夜,徑直走到衣櫥前,拿了一條黑色高領上衣,一條牛仔長褲穿上,然後走到他麵前:

“這樣穿可以了嗎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“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,我去見嫣然,兩個小時後回來。”

她邁步就走。

那樣的態度刺痛薄戰夜的眼,心。

他伸手直接拉住她:“小溪。”

“我們……”

傅溪溪頓住,吸了吸發紅的鼻子打斷他話語:

“冇事,你不用道歉,我也冇為這個事生氣,隻是我不知道你怎麼了。

我覺得你有事瞞著我。

你是真的不開心,卻不願意告訴我。

比起身體上的痛和疲累,我更不喜歡你這樣無緣無故的對我。”

回想起這幾天的日子,她真的很難受,很憋屈。

她深吸一口氣:“你一個人好好安靜一下吧,等我回來,我希望你可以給我一個解釋,我們好好談談。”

然後,儘管生氣,還是彎身在他額頭上一親,才轉身離開。

薄戰夜僵在座椅上,麵色陰沉發暗。

他抬手摸了摸她親過的地方,心內無數情緒蔓延,伸展……

彆說是她,他也厭恨現在的自己!

……

江嫣然看到傅溪溪時,第一時間看出她臉色不太好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