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87章

-

“溪溪,你這是怎麼了?臉好白,好像冇睡好的樣子?”

睡好?

她就壓根很少睡!

每次睡著睡著就被薄戰夜那個瘋子搞醒好嗎!

傅溪溪氣鬱,一通劈裡啪啦的吐槽後,說:

“他不願意和我進一步接觸時,我希望他勇敢,和我過正常的夫妻生活。

可他能這麼做的時候,我覺得太累太累。

嫣然,你說我這麼難?”

江嫣然聽完,擰起細眉:“九爺這也的確太過份了一點,是不是過去十個月太隱忍了?”

“不,他一定是有事瞞我,我能感覺得出來。”

“他雖然每天給我送花,卻帶著很沉重的愛的綁架。”

“他不斷拉著我做夫妻之事,不單單是因為親熱,更像是一種懲罰,偏執。”

“他感覺他像是覺得我會離開她,就不斷占有我一樣。”

“所以我之前跟他說清楚了,希望今天回去後,他能跟我坦白心扉說明一切。”

江嫣然皺著眉頭:“都說女人的直覺很準,你既然這麼說,我也相信九爺有問題。”

“不過我覺得如果真有問題,九爺肯定不會告訴你,畢竟若是能告訴,之前就告訴了。”

“啊?那怎麼辦?”傅溪溪真的不想再過那種生活,也不想明明兩人在一起,卻有種分開的感覺。

她想解開他的心結。

就算是要做夫妻之事,也是溫柔的,有節製的。

江嫣然想了想,說:“我讓阿琛去看看九爺,能不能問出點什麼吧。”

“這個辦法可以,謝謝。”

很快,盛琛接到江嫣然的電話,起身去彆墅。

傅溪溪終於能安心且開心陪著江嫣然選衣服。

原來,江嫣然想選新婚夜睡衣。

她覺得大紅色太土,很多款式也很暴露,可選彆的顏色又不喜慶,因此看了幾天也拿不定主意,最後隻能找傅溪溪。

傅溪溪明白她的顧慮,也瞭解她的性格,,認真替她挑選。

很快,她的目光鎖定在一套白色套裙,伸手拿出來:

“這套吧!白色和婚紗一樣,帶著神聖潔白的愛,又很溫柔,我覺得適合你。”

江嫣然看到衣服,那是一套單純的白色吊帶睡衣。

材料采用真絲,且與大部分吊帶不同,它不是V領,而是平的。

偏偏,又在胸口處用透明布料,讓風景若隱若現,猶抱琵琶半遮麵,更為純潔動人。

她亦是眼前一亮:“這套好看,我怎麼冇想到白色呢?還是溪溪你聰明。”

傅溪溪微微一笑。

這時,江嫣然忽然看到傅溪溪身旁的另一套粉色:

“溪溪,這個適合你,你也買一套吧。”

傅溪溪看了看,款式是挺好看。

可……

“他已經夠混蛋了,我纔不要讓他更混蛋。”

江嫣然不由得一笑:“你改天再穿,到時候九爺一定會很喜歡的。

再說既然來了,總不至於改天再來買?”

似乎是這個道理?

傅溪溪猶豫了一下下,答應買下來。

畢竟她也不希望自己一天到晚很古板。

付完錢後,她提著衣服走出店麵。

剛下二樓,就意外遇到一個熟悉的人——

國聘婷。

她今日的穿著和往日不一樣,一條暗紅色長裙,身材高挑,氣質強盛。

如紅色罌粟招搖,又如高嶺之花清冷。

傅溪溪目光一亮:“表姐,你也來逛街嗎?今天穿的很漂亮,是不是和南大哥複合了?”

國聘婷看到傅溪溪和江嫣然,亦是意外。

但,她臉上冇有驚喜,隻道:“我和他離婚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