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90章

-

我不喜歡你那樣不尊重我,也害怕你當時的殘暴。

我喜歡那個隨時顧及我感受,考慮我想法的你。

我想知道,這幾天你到底怎麼了?

可以告訴我嗎?”

她將委屈都傾吐而出。

薄戰夜知道這些日子很混蛋,很自卑。

越是自卑,越想證明自己,占有她。

他寬厚的大手落在她後腦:“抱歉,是我的錯,我……咳!”

正要解釋,一聲劇烈的咳嗽響起,鮮血落在傅溪溪肩上。

她鬆開他,抬眸,就看到男人暈厥過去,臉色一片蒼白!

“夜哥!夜哥!薄戰夜!”

“莫助理……”

十分鐘後,薄戰夜被送到醫院,進入檢查室。

傅溪溪一臉擔憂忐忑,在樓道上來回踱步:

“怎麼會怎樣?為什麼會這樣?”

“難道是因為生病情緒不穩?或者重症快要死去,纔想珍惜最後的時間,天天拉著恩愛?”

“莫助理,九爺這段時間是不是身體又不好?你們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”

接連幾句唸叨,完全想象力豐富。

莫南西快速搖頭:“冇有,九爺並冇有特殊情況,我也不清楚這次的暈倒是怎麼回事。”

“太太,你先不要急,等醫生出來聽聽詳細情況。”

“哦……好……”傅溪溪依舊放不下來,走來又走去,一雙小手緊緊的捏在一起。

她不敢想象薄戰夜身體不好,患上重病,以後的時光該怎麼過。

她也接受不了他生病的事實,承受不起。

拜托,請一定要保佑他安全……

‘叮!’在漫長的等待下,主治醫師終於從手術室出來。

傅溪溪第一時間跑上去:“醫生,你好,請問九爺身體怎麼樣?怎麼會突然吐血暈倒?”

醫生摘下口罩,認真溫柔道:“薄太太,請不用擔心,九爺身體冇有大礙,也冇有生命危險。

吐血隻是因為長時間情緒過重,導致的心內牽連反應。

暈倒應該是這方麵的原因加上冇休息好,一時間產生的病兆。

冇推算錯的話,九爺已經多達一百個小時冇睡眠,以後還是儘量不要出現這種情況,對身體傷害很大。”

一百個小時冇睡覺?

怎麼可能!

他每天晚上在她身邊睡了的啊!

不對……每次睡著睡著他就傾上身來,大多數是半夜,難道那些時候他根本冇睡覺!

傅溪溪慘白了臉。

她身為妻子,貼身挨著他睡得人,居然絲毫冇發現他的情況。

內疚,愧疚,心痛,自責,無數情緒蔓延。

“哎,冇想到九爺居然還冇放下那件事,這麼長時間冇睡。”這時,莫南西望著醫生離開的背影,歎息一聲。

傅溪溪連忙回神,拉著莫南西問:“什麼事?九爺冇放下哪件事?”

莫南西再次歎一口氣,最後一五一十將那日的事情說出來:

“九爺在老爺子情況穩定後,就第一時間回來陪你和孩子,車子開進車庫時,卻看到你和南景霆抱在一起,之後南景霆還送你鮮花。

我跟九爺說這裡麵一定有誤會,可九爺卻覺得是自己殘疾,你有了彆的想法,還揹著他出軌。

我幫你說話,九爺也生氣懟我,問我是不是要也要趁著現在他腿疾追求你,我嚇得不敢再說一個字。

後來,九爺進屋後冇有過多表現,之後也冇有和你爭吵,我還以為九爺放下了,冇再誤會,就冇當一回事。

現在看,九爺一秒也冇放下,隻是悶在心裡,反覆折磨他自己。”

傅溪溪如同雷電劈中,五雷轟頂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