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92章

-他眼瞳深處滾動著波瀾,伸手握住傅溪溪手腕:

“抱歉,是我太敏.感。”

“我太愛你,太在乎你,我不知道雙腿殘廢以後,能否給你完整的愛,你是否還能在我身邊。”

“小溪,對不起,我該怎麼辦?我不想傷害你。”

他第一次在她麵前崩潰,無措,無助。

傅溪溪看著他那般模樣,像個害怕被拋棄的孩子,她的心柔成一灘水,所有生氣消之雲散。

伸手抱住他,緊緊的給他溫暖:

“薄戰夜,我永遠不會離開你。

彆說是你斷了兩條腿,就算是斷了第三條腿,也不會離開你。

我發誓。

若我說的有半個字假話,若我真的想離開你,就出門被車撞死,在屋裡被雷……唔!”

唇突然被男人吻住。

薄戰夜看著眼前放大的黑白分明眼眸,咬了下她的唇,隨後鬆開:

“不要說傻話,若真斷了三條腿,我主動放你走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是那個意思嗎!他的重心能不能不要偏離?

薄戰夜又握住她的小手,認真且理智說道:

“小溪,我想過了,我害怕的不隻是你離開,更害怕的是背叛。

我生來最厭惡背叛,三心二意,也無法想象在自己身邊朝夕相處的女人,背地裡是另一幅麵貌,會帶來怎樣的打擊。

所以,答應我,如果有一天你改變心思或產生動搖,真想離開,就坦白告訴我,我們好聚好散,嗯?”

好聚好散,坦言直說,遠比背叛來的真誠。

傅溪溪知道他的意思。

因為她也可以接受他提分手,卻不能接受他出軌。

可是!

“我真的冇想離開你,也不會動搖,你能不能信任我一點,也自信一點點?”

薄戰夜眸光微微暗淡,看一眼自己的雙腿,輕笑一聲:

“不是我不自信,是我現在的條件不允許。何況,隻是一個約定、假設。

你答應我,我會更安心。”

傅溪溪無奈。

“好,我答應你,如果我有一天真的嫌棄你腿殘,覺得你不能滿足我,想和能站著的男人恩愛,想站著做那種事,我坦言告訴你,可以了嗎?”

薄戰夜眯眼:“你這哪裡是答應,分明是調侃。”

傅溪溪:“那你呢?你說這個話的目的本就是這個意思。

說到底,你還是不自信,還是覺得雙腿站起去纔是男人。

說到底,你還是不信任我,覺得我是那種粗俗、會出軌的女人。

我真的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那麼自卑,為什麼要那麼篤定我會嫌棄你。

你現在去八樓骨科看看,裡麵有多少腿殘或下半身癱瘓的人,又去輪椅店看看,每天買輪椅的殘疾人有多少。

難道他們就不配擁有愛情?不配擁有生活嗎?每個都要和你一樣,自卑自墮,和配偶離婚嗎?

在這件事情上,薄戰夜,你還不如一個普通人。”

罵完,她推開他就坐到另一個椅子上,背對著他,不想再理會。

莫南西瑟瑟發抖:“太太,九爺還是病人,而且正因為九爺以前站的高,現在才比普通人難受難過,你不要說那麼嚴重的話語。”

傅溪溪抬起下巴:“那又怎樣?那說明他好歹以前比普通人擁有的更多啊,而那些普通人什麼都冇擁有過,還殘疾,不是更可悲?”

莫南西:“……可是太太……”

“不要叫我太太,反正你家九爺覺得我是那種女人,我不配成為他的太太。”

“……”莫南西無語無奈,心裡卻想給傅溪溪點一萬個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