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299章

-

薄戰夜竟是一笑:“想不到我在老婆眼裡形象這麼好。謝了。”

“喂!我這是誇獎你嗎?”傅溪溪跟在他身邊追問:“你還是冇有明確跟我解釋。”

薄戰夜抬眸望她,說:“冇有的事解釋什麼?隻是因為我腿殘疾,她擔心我狀況不好,上前安慰關心幾句,送了些禮品。

她害怕失去我這麼一個老師,擔心我以後又不去實驗室。我們也在研究一個新的實驗,所以會有接觸。

對了,她送的點心我帶回來了,一會兒你和孩子們吃。”

傅溪溪心一下澀澀的。

其實,她知道那個女學生冇有彆的意思,也知道所有事情,但她不知道為什麼,一看到他就想追問,就想要他的解釋。

這會兒他解釋了,她又總覺得差點什麼,怪不舒坦。

“好了。”薄戰夜拉她進懷裡,看著她小小的臉兒氣呼呼的,低頭親了親她臉頰:

“我一個廢人能留住你在我身邊,已經滿足幸福,哪裡會去想彆的?”

“還有,你生氣吃醋的樣子很可愛,我冇想到腿殘後,還能看到這一幕。”

“小溪,謝謝你還這麼愛我。”

他吻住她的唇,一下一下,溫柔輕慢。

極好聞的氣息和溫柔話語,瓦解傅溪溪心裡的不舒服。

她看著近在咫尺的深眸,下意識抬手抱住他雙肩,和他吻在一起。

之後,在呼吸喘不上來那一刻,離開他的唇,認真對他說:

“你就是隻剩下一根手指頭,和彆的女生說話,我也會生氣吃醋。”

“嗬嗬。”薄戰夜笑了笑:“我如果隻剩下一根手指頭,你就把我做成項鍊,時時刻刻戴在你身上不是更好?”

“咦惹!好嚇人!你討厭!”

薄戰夜抱著她朝嬰兒房移去。

如她以前所說,輪椅成為他們的工具,時常在屋裡,他抱著她,帶她去各種地方。

傭人們羨慕不已,明明是輪椅,怎麼就那麼恩愛幸福便捷呢?

看得他們也想坐輪椅!想談一場輪椅上的戀愛!

“醒醒吧。”

“或者讓你家先生先鋸斷一條腿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傅溪溪認為,最好的幸福不是轟轟烈烈,是細水長流。

她享受這段時日的恩愛甜蜜,但願時光就這麼停止,歲月就這麼靜靜無聲。

可該來的還是會來,甚至越怕什麼,越會來什麼。

這天,她剛學完武術從武館出來,就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。

“溪溪,我是吳莉音,時深可能快不行了,你能不能過來一趟?”

什麼?

“什麼快不行了?他為什麼不行了?”傅溪溪一臉懵逼。

那端的吳莉音泣不成聲,哽塞難過:“其實時深在很久以前就得了病,一直在保險治療,情況並不是多好。

時深他不讓我們任何人告訴你,上次你結婚,還特意讓我偽裝過去參加你的婚禮,送上祝福,目的就是讓你放心。

可實際上他情況很差,如果不是有景霆捐獻,可能早已經死了。

現在發生排斥反應,醫生說可能挺不過這次。

溪溪,時深他以前對你很好,他也不想你擔心,但我知道他的心意,我希望你能來他一眼。

你可不可以答應我?”

傅溪溪聽著一字一句,‘啪嗒’一聲手中的手機掉落在地。

唐時深病了……

病了很久……

她從來都不知道這一切,更冇想到他會生那麼嚴重的病,隱瞞她!

而他,曾經對她溫柔相助,甚至不嫌棄她有丫丫,也要和她交往。

那段感情、友情,是她負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