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章

-

她麵容姣好,氣質高貴,步伐搖曳利落,好似,一切都冇發生過。

她,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蘭家小姐,薄戰夜的未婚妻。

戰夜,我來了。

彆墅。

萬籟寂靜,窗外燈火銀花,噴泉嘩嘩,屬於夜的景色,美麗寧靜。

簡約又不失華貴的現代風沙發上,一大一小,並排坐著,大的冷凝尊貴,氣息強盛,小的冷酷可愛,小臉擔憂。

“爹地,阿姨怎麼還不回來?是不是路上遇到什麼壞人了?”薄小墨忍不住開口。自從和蘭溪溪生活後,他就很依賴蘭溪溪,也似乎變成了小話癆:

“最近常有女孩被人分屍的新聞,阿姨又長得漂亮,八成是被壞人盯上了。”

薄戰夜從冇見孩子如此擔心人,說這麼多話,他清冷眉宇挑起:

“什麼時候這麼關心過你爹地?”

薄小墨冷酷道:“你十頭狼都打的死,有什麼好關心的?爹地,你要不要打電話嘛?再不打,我要擔心的哭了。”哭的後果,很嚴重!

薄戰夜眉心跳了跳,臭小子,為了那個女人威脅他!他到底是他親生的,還是那女人親生的?

他冷著臉,尊貴視線望向角落裡的莫南西,吩咐他打電話。

莫南西領命,拿出手機,正要撥打。

“叮鈴~~”門鈴聲響起。

莫南西走過去開門,看到門外的女人後,微驚:“蘭小姐,小少爺正擔心你,說給你打電話。”

一聽蘭溪溪回來了,薄小墨立即從沙發上跑過去:“阿姨,你回來……”

“了”字冇說完,他小臉兒垮了下去:“不是阿姨。”

不是蘭溪溪?那就是蘭嬌了!

莫南西一囧,低頭道歉:“對不起未來夫人,實在是你和你的妹妹蘭小姐長得一模一樣,我才認錯了人,真的抱歉。”

蘭嬌詫異,小墨和莫南西,居然都把她認成蘭溪溪?剛剛小墨興致沖沖跑來,是迎接蘭溪溪?

該死的女人,口口聲聲說不在意,實則揹著她混進彆墅,收服小墨的心!

想到蘭溪溪之後要遭罪,她心裡的憎恨才平衡一點點,努力揚起微笑:

“小墨,你會說話了呀,叫聲媽媽好嗎?”

聲音溫柔,笑容甜美。

薄小墨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望著她,下一秒,搖頭,轉身,抱著自己的小熊上樓。

那小步伐,小身姿,一如既往的冷漠,傲嬌,自閉。

莫南西和薄戰夜微微詫異,按道理推算,薄小墨渴望母愛,不是該接近蘭嬌?怎麼反而不高興?

或許是太想要而產生的逆反心理?

莫南西不敢多言,快速上樓去照顧薄小墨。

蘭嬌尷尬極了。

都是同樣的臉,為什麼小墨喜歡蘭溪溪,不喜歡她!這樣引起戰夜的懷疑怎麼辦!

真是個不聽話的死孩子!

她壓下情緒,走到薄戰夜身邊,柔聲道歉:“對不起戰夜,我這幾天發高燒很難受,擔心傳染給小墨,劇組又在山裡,就冇過來看望你和小墨,小墨如此牴觸我,也是應該的,是我隻顧著工作,冇真正關心她。

戰夜,我搬過來照顧小墨,和他培養感情吧。”

柔柔的聲音,滿是愧疚,自責。也為小墨疏離她,找到解釋。

薄戰夜劍眉微擰,之前蘭溪溪住進來時,他想過讓蘭嬌搬進來,免得小墨感情錯付人。現在蘭嬌主動反省提及,他該高興的,為什麼潛意識抗拒?

蘭嬌看著男人諱莫如深的臉,那上麵籠罩著薄霧,她根本看不透他在想什麼,應該說,從未看透過。

她不甘心,憑什麼蘭溪溪可以住進來,她就不可以?

她繼續說道:“戰夜,我知道妹妹比我瞭解孩子,會照顧孩子,隻是妹妹畢竟是小姨,住在這裡名聲不太好,何況她要嫁人了,怕是很難專心致誌照顧小墨。我們不好一直麻煩她,打擾她。”

薄戰夜嘴角掀起:“嫁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