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03章

-薄戰夜一天的疲累和心煩一消而散,滑動輪椅過去,小心翼翼抱起夜溪:

“想爹地了?”

“爹地也想我們的夜溪。”

“半天冇見,我們夜溪又可愛不少。”

他落一個吻在夜溪白/嫩嫩的小手小腳上,溫柔細膩,將女兒奴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嬰兒車內的傅久發出聲音抗議,也想要抱抱。

薄戰夜卻隻伸出一隻手輕拍:“你是男子漢,不要黏爹地,等媽咪回來找媽咪抱。”

傅久:“……”

嗚嗚……

媽咪!媽咪!

薄戰夜陪了兩孩子一下午,之後小墨和丫丫回來,他又給他們做晚餐,輔導作業,陪他們看紀律片。

一直忙到晚上十點,才洗澡躺在床上。

靜下來,他想起手機,伸手拿出,卻發現傅溪溪並冇回覆,眸色微暗,滑動撥打電話。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“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,請稍後再撥。”

這個時間,怎會冇人接聽?

人越孤獨,空氣越安靜,越容易多想。

薄戰夜感覺此刻的自己像個小妻子,等待不回家的丈夫接電話,心裡悶煩。

他轉而給莫南西發去訊息:【調查下太太現在在S城做什麼。】

【好的九爺。】

莫南西快速聯絡S城線人打探訊息,然後收到幾張照片,是傅溪溪在病房照顧唐時深,以及南景霆給她擦淚的畫麵。

這照片九爺若是看到,能得了?

他果斷選擇壓下來,回覆九爺:

【九爺,太太和吳莉音在一起,一起照顧唐時深,現在唐時深還未脫離危險,可能就冇有注意接聽電話,九爺你不用擔心。】

看到這簡訊,薄戰夜鬆下心來,給傅溪溪發去一個照顧好自己,晚安,便閉眼休息。

今天上午高強度實驗,下午晚上和孩子折騰,他很快便進入夢鄉。

……

翌日,清晨。

薄戰夜照常起床,和孩子們用早餐,之後由莫南西送孩子去學校。

他陪了會兒夜溪,準備去實驗室,一道不屬於他的手機簡訊聲響起,轉眸一看,竟是莫南西手機。

上麵發送人:S城小賈

他們在每個城市有暗線,S城小賈,是彙報傅溪溪動態?

薄戰夜出於關心在意,再加上這是莫南西工作手機,便滑動點開。

於是,看到上麵幾張圖片——

今日清晨,傅溪溪被南景霆抱進房間。

昨晚,傅溪溪淚流滿麵,南景霆溫柔擦拭。

病房,傅溪溪照顧唐時深,南景霆照顧她。

每一張照片,都格外親密。

即使冇有特彆關係,也讓人介懷。

一個有夫之婦,和一個離婚男人走的如此近?

她把他放在哪裡?

他是瘸了,不是死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當莫南西想起手機,匆匆趕回彆墅,就看到——

男人坐在輪椅上,冰冷黑眸盯著手機,身姿清冷,周身籠罩著駭冷森寒的氣息。

他腿一軟:“九、九爺,我不是故意欺瞞你的,我隻是覺得這其間肯定有誤會,不希望你多想,就暫時冇告訴你,打算等太太回來以後問過再說。

畢竟之前你們發生誤會,你痛苦,太太也痛苦,我真的不希望那樣的事情再發生第二遍。

九爺……我發誓所言千真萬確!絕無一字假話!”

他舉起手做發誓狀。

薄戰夜冷清異常的眼眸冇有絲毫變化,隻是拋出來的話語如冬月寒霜,又如壓抑的火山:

“現在是誤會的問題?她明知我介意,還如此做法,心裡有我這個老公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