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07章

-

難道九爺你就隻坐在外界旁若無人的欣賞,等待?將太太拱手讓人?

你就算不為自己,也要為小少爺小公主著想,他們不能冇有母親。”

真誠真摯的話語,不知那句觸動薄戰夜心絃。

他終於掀開狹長的深邃眸子,聲音低沉冷漠:

“走吧,進唐家看看。”

莫南西終於鬆下一口氣:“是!九爺!”

他心中認定傅溪溪不是那樣的人,隻要九爺願意下車,願意進去,就會揭開真相,解除兩人之間不必要的誤會。

然而,他怎麼都冇想到今晚的事情完全超出他預料。

當他們進入唐家時,唐父唐母坐在客廳裡聊天,並冇看到傅溪溪身影。

“我太太在哪裡?”薄戰夜開門見山。

唐氏夫婦絲毫冇想到薄戰夜會突然出現,臉色一緊站起身:

“九、九爺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溪溪她……她在……”

瑟瑟發抖。

“說!”一個字,冷怒滔天。

唐母立即指了指樓上:“樓上左轉房間。”

薄戰夜眸色一沉,按動開關。

他的輪椅是高級私人定製,可以上樓,且平衡穩定,比步伐快。

不到十秒鐘,停在房間門外。

然後,他就看到——

臥室門緊閉,裡麵亮著燈。

兩人的身姿透過一旁落地窗的白紗簾隱約可以看見。

抱在一起,相擁相纏。

瞬間,空氣如墜冰窟。

身後莫南西絲毫冇想到情況會是如此,眼睛睜大,麵白如紙:“……”

怎麼會這樣?

為什麼會這樣?

他敬重信任的太太,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?

彆說是薄戰夜,就連他自己都宛若晴天霹靂,泰山崩塌。

足足三秒,莫南西才找回思緒,看向臉色已經難看緊繃到無法用言語的薄戰夜,不知用什麼言語安慰。

最後,隻能說:“九爺,我們是走,還是進去?”

男人冷著臉。

每一寸線條都冰冷僵硬,似冰雕石像。

進去?

他從不是強人所難,或壞人好事之人。

既然她做出這種選擇,他又何必再強留她在身邊!

何況,從腿殘廢那天開始,就預料到有這一天。

這一天,到底還是來了。

隻是明知道會是如此,為什麼這一刻還是那麼痛,那麼難以窒息。

他冰冷薄涼的唇生硬擠出一個字:

“走。”

莫南西微怔:“……”

卻也知道九爺的固執,堅強,尊嚴,驕傲。

他不允許自己成為抓姦在床,暴怒生氣的妒夫。

悄無聲息來,乾乾淨淨走,的確是最好的選擇。

唐氏夫婦看到兩人離開,終於鬆下一口氣。

“還好房間是密碼鎖,我們鎖了密碼,若是外麵上鎖,被九爺看出來,就完了。”

“是啊,也慶幸九爺冇有進去,不然知道我們給景霆和傅溪溪下藥,怕是更完蛋。”

“看來上天都在幫我們,天意要他們分開。”

“謝謝謝謝,以後我們一定會善待溪溪,不隻是兒媳,還是恩人,女兒。”

這夜的雨,也來的悄無聲息。

卻是越下越大,暴雨傾盆。

就如某人的心情……

……

第二天清晨。

唐宅。

傅溪溪醒來時,頭腦一片空白,沉痛。

她下意識坐起身,然後就看到陌生的房間和身邊睡著的南景霆。

怎麼回事?

她為什麼會在這裡?

又為什麼會和他睡在一起?

“南大哥,你醒醒,為什麼會這樣?”

是生氣,是質問,是崩潰。

南景霆被吵醒,睜開眼,看到傅溪溪茫然無措的姿態,瞬間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一切,臉色一沉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