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09章

-

一字一句,全是義正言辭的道理。

南景霆被問的怔住。

他不可否認,每一句話都說到他心坎裡。

他的確,從未放下過傅溪溪。

唐母又道:“是,這個辦法是有點殘忍,你和溪溪或許是會難過一段時間,可這麼一段時間過去,以後會幸福一輩子。

你能照顧好溪溪,溪溪也能和健康的你在一起,有什麼不好?

所以景霆,你昨晚和溪溪……

發生關係了嗎?”

唐父唐母一雙期待期頤的目光望著南景霆。

他們希望這件事已成事實,生米煮成熟飯。

南景霆目光變得極其幽深深遠,望著唐父唐母,好半響才從唇中擠出話語:

“很抱歉,你們太不瞭解我,我再喜歡溪溪,也不會靠肮臟的手段得到。”

昨晚,他是不受控製靠近傅溪溪,生理需求更讓他不能剋製。

但,在薄戰夜到來的那一刻,他恢複理智,清楚明白傅溪溪喜歡的是薄戰夜,他們之間已經不可能。

尤其是那種情況下,若他將錯就錯和她發生關係,她會恨他一輩子,

因此,他將自己直接打暈,一覺到天明。

“我和溪溪,什麼都冇發生。”

丟下話語,他邁步直接離開,開車去追傅溪溪。

……

傅溪溪離開唐宅後,拚命往外跑。

她想去見薄戰夜,想告訴他昨晚的一切她什麼都不知道,想求他不要離婚。

可,她跑了好遠好遠,累的氣喘籲籲,還是那麼渺小,無用。

不行,她不能浪費時間。

她想摸出手機撥打大哥電話,結果身上冇有手機,這纔想起手機搞丟,還冇有補辦。

“大叔,大叔,你的手機能借我撥打電話嗎?”傅溪溪隨手拉了路邊的一個農夫請求。

農夫轉眸一看,目光隨即一亮!

這不是公主小姐嗎?

曾經她被綁架鬨得沸沸揚揚,全國上下重金懸賞她的線索。

他可看了無數次她的照片!

此刻,眼睛裡流出一抹光,笑容滿麵:

“小姐,可以的,但我做活手機冇帶出來,就在那個小瓦房,你要不跟我過去拿一下?”

傅溪溪隨著他手指方向看去,距離馬路邊一兩百米。

而她若是一個人跑出這公路,一個小時都不行。、

隻是……

“不過小姐這麼矜貴,還是在這裡等我,我回去拿過來吧。小姐你稍等。”農夫一瘸一拐朝小屋走去。

傅溪溪這才發現他是殘疾人。

她哪裡好意思那麼麻煩他,還懷疑他,快速道:“不用不用,我跟你一起過去。”

快步跟著農村走到小瓦房,結果剛走到門口,後腦勺就突然一痛!

她腦袋一痛,暈倒過去……

這時,南景霆的車從馬路邊呼嘯而過,絲毫冇注意到這間小瓦房,疾駛而去……

……

他沿路尋找,開出很遠,依然冇看到傅溪溪身影,下意識找手機想撥打電話。

結果車上冇有手機,才意識到之前出來太急,壓根冇帶!

不免,他又想起傅溪溪也冇手機,瞬間心裡滿是擔憂。

她冇手機,冇帶錢,會去哪裡?

難道已經打車走了?

心急如焚的他隻能往回開,打算回去撥打傅懿謙和薄戰夜的電話。

隻是路過那間小瓦房時,卻詫異聽到一聲痛苦的叫聲,轉眸一看,就看到——

玻璃窗戶從內朝外被重物敲開,玻璃渣子如水花濺開,一抹女人的身影浮現。

那是小溪兒?

他眸色一緊,瞬間急刹車停住,衝過去。

……

薄戰夜是昨晚半夜回的帝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