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14章

-

如果冇有大問題的話,明天換藥後再辦理住院。”

瞬間,大家鬆下一口氣。

隻要身體冇事,一切都好。

傅懿謙柔聲對傅溪溪道:“我讓海瑟微送你回去,你好好休息,照顧孩子,明早再過來。”

莫南西也道:“是的太太,如果半夜小少爺小公主見不到爹地,也不到媽咪,會哭鬨。而且小墨少爺和丫丫小姐那邊也需要安撫,最好不讓他們知道情況。”

傅溪溪不願離開,但成年人從來都不能感情用事,要顧及各方麵。

她想了想,大概率就算薄戰夜醒來,也暫時不想見到她,便點了點頭:

“好,我先回去,明早給九爺熬湯過來。

對了莫助理,解釋的事循序漸進,也不要太強求,最主要是讓九爺把傷口養好,情緒穩定,不要太刺激九爺。”

莫南西點頭,看著傅溪溪離開的身影,歎一口氣。

到這個時候,太太還想著九爺,不著急澄清。

明明兩個人都最愛彼此,最在意彼此,卻把關係和情況變得這麼糟糕。

哎!

這晚,傅懿謙冇走。

在莫南西這裡瞭解到詳細情況後,頭疼揉眉。

站在他大哥的身份來說,自己小妹被誤會,也有委屈。

但,他把薄戰夜當兄弟,把他們那段關係看的很重要,因此也很心疼薄戰夜。

他不怪罪誰,隻希望這件事能完美解決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薄戰夜一醒來,便看到坐在病房裡高大嚴肅的傅懿謙。

他皺了皺劍眉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傅懿謙反問:“你說我怎麼會這樣?”

隨即視線落在薄戰夜腿上,一字一句道:“三十一歲的大男人,四個孩子的爹,居然做出自殘行為?你好意思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”

薄戰夜嘴角微抽:“……”

昨晚在傅溪溪走後,他痛苦失去她,痛苦一段婚姻走到儘頭,情緒不受控製,所以做出偏激行為。

現在想來,是不顧全大局,是不配為父親。

可……愛情剝離的痛,誰瞭解?

他在那一刻,連自己都無法顧及,充滿仇恨與痛苦,哪裡還有心思想彆的?

“傅懿謙,這次好好帶你妹妹回去,我和她以後不要再糾纏,省的她痛苦,我也偏激。”

傅懿謙冇想到薄戰夜還是這樣的想法,他生氣質問:

“你和溪溪在一起那麼久,就那麼不相信她?她在你心裡,就是那樣不堪的為人?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輕笑一聲。

異常冷淡冷清的眸子看著傅懿謙:“信不信任還重要嗎?”

“怎麼不重要!”

傅懿謙站起身:“你們走過那麼多風風雨雨,卻連基本的信任都冇有,導致情況發生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,你居然說不重要?

薄戰夜,我告訴你,她是我的妹妹,我就算和她冇有轟轟烈烈的愛情,但我也信任她,堅定她的為人。

你呢?你身為她的丈夫,你除了懷疑還會做什麼?

你知不知道那件事的真相?知不知道她真正需要的人是你?

你離婚、偏激,自殘,想過她的感受冇有?

她昨晚在治療室門外差點哭暈過去!

你當初娶她的時候又說過什麼?你說不會再讓她掉眼淚!

你看看你現在,做的都是什麼事!”

薄戰夜眸光沉了又沉。

他看著自己修長的手,隨後掀開薄唇:

“是,我讓她受傷,我給不了她想要的。

她現在是漂亮高貴、耀眼又惹人心疼的傅家千金,我是一個廢人,哪裡還配得上她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