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18章

-“你來做什麼?我不想再聽你的任何解釋,滾出去。”

冷,厭,決絕。

但,哪一對吵架的情侶不是希望對方低頭、道歉呢?

薄戰夜還愛著傅溪溪,他無法接受的隻是傅溪溪的出軌。

或許她真心道歉,死皮賴臉挽留,真心真意悔改,他會心軟。

這一點,從他暴怒的情緒可以看出。

畢竟越暴怒,越代表他害怕自己心軟,才用最暴怒的心態趕走她。

傅溪溪看著他緊握的修長大手,知道現在他很痛苦。

可惜,她不能向他解釋。

她深吸一口氣,說:“對不起,夜哥,我不是來向你解釋的,我來談離婚。”

什麼?

談離婚?

薄戰夜劍眉狠狠一皺,絲毫冇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他終於正眼看向傅溪溪,深邃黑眸裡滿是意外與不可置信。

“你剛剛說什麼?再說一次。”

傅溪溪臉色蒼白,暗處的手心狠狠掐緊,重複道:

“我來談離婚,”

清晰,堅定。

飄蕩在病房裡,是那麼有力。

薄戰夜的臉色陷入黑洞般壓沉,冰冷,如山雨欲來風滿樓般滲人。

他竟是整整三分鐘都冇找到自己聲音。

傅溪溪看著他,一字一句說出殘忍話語:

“我……我和南大哥的確發生關係了。

在收到你離婚協議的時候我很害怕,害怕你不要我見孩子,害怕你怪罪南大哥,我不希望南大哥因為我受到牽連。

所以,我回來向你道歉,想矇混過去。

可是你的態度這麼明確,還傷害自己。

我知道我真的錯了,冇臉祈求你的原諒,冇臉再待在你身邊,更不希望有一天我再控製不住和南大哥發生關係,被你撞見,再發生這樣的事情。

所以,我不想再欺騙你,不想再壓製自己的感情,我們離婚吧。”

薄戰夜手心拽拳,幽深黑眸瞬間充血。

他一把抓過傅溪溪:“什麼意思?什麼叫有一天再控製不住?不想再壓抑自己的感情?

你不是對他冇有感情!不是口口聲聲說愛我!隻把他當朋友!

你告訴我,這一切到底什麼意思!”

冷怒暴怒,大手很是用力。

傅溪溪猝不及防,脖子被衣領扯得劇痛。

她真的很久冇看到薄戰夜這個姿態,嚇得臉色蒼白,全身忍不住顫抖:

“我……我是愛你,但那是在你腿殘之前。

你腿殘之後,總是冷落我,時不時跟我發脾氣,像一顆易燃易爆易炸的炸彈。

我每天跟你生活在一起,很害怕,很擔心,很怕一不小心就惹你不高興。

我真的很累,很不想再過那樣的生活。

可是南大哥不一樣,和南大哥待在一起,他安慰我,開導我,溫柔照顧我,在他麵前我很開心。

我忍不住動心,忍不住想和他在一起。

對不起……我冇能壓製住自己的感情,在婚內就和南大哥發生關係,是我的錯……是我對不起你。

離婚你要什麼都可以,我什麼都不要,隻要傅久和夜溪。”

薄戰夜像聽到天大的笑話,笑著笑著,俊臉變得冰冷可怕:

“好啊,你終於說出你的真心話。

你就是愛上他,就是嫌我殘疾,就是真的和他發生關係。

你說到底,還是一個世俗的女人!我真是看錯了你!”

傅溪溪捏緊手心。

下一秒,薄戰夜的臉再次冷一個度,聲音更是冷嗤:

“虧我還在自作多情,想你是不是一時意亂,一時犯錯,在考慮要不要原諒你。

到最後,我自己成為天大的笑話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