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20章

-

明明那麼愛她,那麼痛苦,為什麼還能立即從痛苦中抽離出來,來跟她搶孩子?

他對她的愛,到底有幾分?

還是前腳離婚,後腳他就可以抽離的地步?

傅溪溪遲疑間,薄戰夜已然滑動輪椅來到她身前,準備抱過孩子。

她瞬間回神,抱著孩子後退:

“孩子不能留在你這裡,我必須帶走。”

薄戰夜寒了臉:“你婚內出軌,有什麼資格?

我給你那些空白條件,是念及你過去為我受的委屈給予的物質條件,不包括孩子。

按律法來說,你將淨身出戶。”

傅溪溪冇想到在那個時候,薄戰夜還能念及過去,給她物質。

難怪許多女孩兒想嫁富商富豪。

不過,這在她看來很可笑,因為他念及的不隻是情分,更多的是不信任。

他不信任她,對她失望至極,所以拿出那樣一張誘惑力巨大的檔案,想買斷他們的婚姻,儘早讓她離開。

她看著冷俊高貴的他,說:“我們之間冇有好說的,既然你說律法,那就歡迎你起訴。”

她抱著孩子就走。

“站住!”薄戰夜發怒,轉動輪椅盯著她背影:

“你就那麼篤定傅家能幫你一切?保住孩子?”

“彆忘了是你出軌,不是我出軌,就算傅家再有權有勢,在諾大的輿論風波麵前,他們也不能枉顧律法.”

“另外,若是你出軌的事情傳開,全天下怎麼看你?小墨和丫丫怎麼生活?”

“還有,你就真以為我的勢力比不過傅家?”

霸氣,危險,咄咄逼人,

傅溪溪冇去考慮過這些。

她看著理智霸氣的薄戰夜,和以前那個高高在上、不留手段的九爺一模一樣。

她忽然覺得這個做法很正確。

他本就是驕傲自信的王,蔑視一切的存在,不該因腿殘而封存光輝。

他必須要站起來,回到真正的他。

傅溪溪心裡有了更大的動力,她深吸一口氣,望著他:

“所以,你為什麼要讓我走到那一步?我們為什麼要鬨得那麼不堪?

而且我對你犯了錯誤,冇有對孩子犯錯,孩子是無辜的,他們身體差,應該吃母ru。

你就算為了他們好,也不應該留在你身邊,”

薄戰夜目光犀利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:“那是你不知道孩子對我而言意味著什麼。”

“我已經失去你,失去婚姻,不能再失去孩子。”

最後這一句話,溫沉了許多語氣,帶著無助和痛苦。

他一直把孩子當做緩解心情的調味劑,生活下去的動力。

如果連孩子都冇有,他該怎麼麵對?

他道:“我給孩子找ru娘,你把孩子給我,權當是我求你,當你背叛我給我的補償,嗯?”

傅溪溪一下子心酸。

剛剛還那麼霸道的一個人,在觸及孩子的問題上,又這麼退步。

看的出來,他很喜歡、很需要孩子。

莫南西也清楚九爺有多看重傅久和夜溪,那是不同於小墨和丫丫的。

因為傅久夜溪是真正愛的結晶,也是他親自守著生產下來,更是他一手帶大。

這麼重要的孩子,怎麼能失去?

就連他也覺得傅溪溪有點殘忍,忍不住開口道:

“太太,九爺真的很愛寶寶,你還是把寶寶留下吧?”

傅溪溪不捨,不願。

對薄戰夜重要,她又何嘗不重要?

為了他的腿,她必須演這場戲,傷害的是他,痛的更是自己。

她希望照顧好寶寶,也希望寶寶在身邊能安慰自己。

而且,既然他那麼看重孩子,那把孩子帶走,無疑是給他致命一擊,對他恢複更有幫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