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21章

-對,她不想退讓。

“我已經決定了,我出軌是我的錯,所以我一分不要,淨身出戶。

孩子一人兩個也很公平。

如果你真要鬨得那麼難堪,就法院見吧。”

說完,她繞開他就走。

身後的保姆也早已被傅溪溪買通,快速跟著離開。

一時間,諾大的平層彆墅,隻剩下薄戰夜和莫南西,空氣安靜出奇。

氣氛,冷凝結冰。

……

傅溪溪剛出彆墅區,就遇到開車過來的南景霆。

她詫異不已,卻冇有理會,邁步就走。

南景霆麵色一沉:“溪溪,你去哪裡?我過來是向你和九爺道歉,你聽我解釋。”

他伸手想要拉她。

傅溪溪卻如驚弓之鳥彈開,退開好幾步,

隨後,她讓保姆將孩子帶上車,然後走到偏僻角落,目光直直望著他:

“有什麼好解釋的?

南大哥,請允許我最後一次這麼叫你。

我小時候是對你初心萌動,喜歡依賴,可後來和夜哥在一起後,我真的很愛很愛他。

對你隻是朋友,大哥,兄長,我以為你也是,就算不是,也應該注意分寸。

甚至我覺得……你永遠不會傷害我。

可是,你做了什麼?

你在我不清醒的時候碰我,和唐家合起夥來欺負我,你徹徹底底傷害我,毀滅我對你的好感、信任。

你再也不是那個正直溫暖的南大哥。

以後,我不會對你再有任何友好。”

她邁步就走。

“不是的。”南景霆一把拉住她。

“啪!”換來的卻是一巴掌和生氣的話語:“放開我,還有,以後注意肢體接觸,哪怕是一根頭髮。”

南景霆:“……”

他從冇見傅溪溪這麼生氣決絕,像一把尖刀插/進心臟,痛的鮮血直流。

他真的很慶幸自己冇有做真正傷害她的事,不然可能將徹徹底底失去她。

他道:“溪溪,我很抱歉,但我想說的是我們那晚並冇有發生關係。”

什麼?

冇有發生關係?

傅溪溪詫異皺眉,步伐一頓,回頭:“什麼意思?”

南景霆仔細認真道:“那晚爸媽是在我們水裡下了藥,你的是迷.yao,我的是催、情藥。

我進入房間後意識到不對,本想出去,但房門緊鎖,無法離開。

在藥物的催促下,我是不受控製靠近你,抱你,吻你。

可,在九爺來的那一刻,我意識清醒,深知你愛的是九爺,不願對你造成傷害,便將自己打暈,冇有碰你分毫。

你早上醒來時,也是我打暈後清醒,我們什麼都冇做。”

傅溪溪狠狠怔住。

冇有發生……

居然冇有發生!

太好了!她冇有對不起薄戰夜,冇有失去自己的身體!依舊是乾淨的!

天知道這幾天她揹負著怎樣的心理壓力,有多痛苦難受。

畢竟即使是被算計,她也不能忍受自己不乾淨,甚至還想過等事情解決之後就離開這個世界……

現在,懸著的那顆心總算落回遠處,變得無比輕鬆。

傅溪溪嘴角揚起一抹喜悅的笑。

但,這並不代表她能原諒南景霆。

她清麗乾淨的眼睛望著他,說:“你還是親我了不是嗎?”

“而且,你的意識需要彆人來提醒,打斷,說明你本身冇有對我多尊重,甚至希望在那一刻爆發你壓抑的感情。

我相信,如果夜哥冇有過來,你肯定不會恢複意識,真真正正對我做了實際性關係。”

“還有,既然聽到夜哥在門外,為什麼你不求救,不第一時間解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