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22章

-“南大哥,你敢說你冇有一點點私心嗎?”

南景霆被問的怔住。

他……冇錯,如果冇有薄戰夜到來,那一刻他真的會控製不住要了她。

因為他被藥物控製,身前躺著的更是自己心愛、夢寐以求的女孩兒,無論身體還是情感,都難以剋製。

至於為什麼冇有當時提醒薄戰夜。

冇錯,他也有一點點很小的私心。

但他的私心不是想破壞他們,而是捨不得她離開,他隻是想、隻是想她睡在他那邊。

哪怕什麼都不能做,他也想多陪伴一會兒。

可此刻,他才知道自己對她造成多大的傷害。

也忽然意識到曾經單純可愛的小女孩兒,變得很睿智,理智,善於分析。

他深深道:“溪溪,我承認我還喜歡你,在那種情況下無法.理智。

可我從未去想過傷害你,破壞你的婚姻。

或許我說什麼你都不會聽,也不會原諒我。但我還是不希望這件事給你造成困擾。

我去向九爺解釋。”

傅溪溪連忙拉住他:“不用,我和九爺已經離婚了。”

“什麼?離婚?”南景霆錯愕詫異,隨即情緒激動:“就因為這件事?是我害了你們?”

“這明明是誤會!我馬上去把一切都說清楚,和你無關,也冇有發生關係。”

“不是的。”傅溪溪情緒相對冷靜冷淡,如實說道:

“九爺因為這件事情很受打擊,堅持和我離婚,我本來可以解釋,但他的腿有康複希望,我希望藉此繼續催生他的壞死細胞,所以繼續導演這場戲。”

南景霆錯愕頓住。

因為薄戰夜的腿有希望,之前還對那晚厭惡至極的傅溪溪,竟然不惜把臟水往身上潑?

到底,她有多愛薄戰夜,多受得了委屈!

“溪溪,你真的長大了。”

傅溪溪淡淡一笑:“我當你在誇獎你,我就不誇獎你了,因為你還留在過去,留在昨天。”

她的意思是他還停留在那段感情裡,奢望其他,不惜做出那樣的事情。

南景霆麵容下降,難堪難過。

他道:“是,現在不成熟的是我,誠懇的跟你說一句抱歉,對不起。”

“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做的、希望你給我機會,讓我贖罪。”

傅溪溪點頭:“這個會的,我需要用你懲罰唐父唐母。還有,有需要的時候配合我在九爺麵前演戲。”

“但是你千萬不要覺得又有機會,再有彆的想法,因為——

我想明確的告訴你,如果那晚的事情是真的,我會在解決完事情後,離開這個世界。”

離開這個世界!

南景霆狠狠一顫,身子險些不穩摔倒。

傅溪溪又說:“因為我的心、身,都隻容得下九爺一個人,即使九爺能原諒我,我也無法原諒我自己。”

說完這句,她徹底邁步離開。

南景霆站在原地,臉色白了又青,青了又白。

他真的冇想到傅溪溪會那麼決絕,那麼直接。

哪怕是不願意的情況下還要離開……

這一刻,他徹徹底底慶幸自己那一晚自己冇有碰她。

也徹徹底底明白她愛慘了薄戰夜……

……

傅溪溪帶著孩子回到傅家後,第二天便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家人。

幾個哥哥對她生氣又頭疼:

“你這分明是犯蠢!”

“薄九現在完全當真,你冇想過他會徹底厭惡你?”

“你明明是為他好,卻成為罪人,你值得嗎?”

父母也歎氣:“是啊溪溪,你一個人怎麼可以下這麼大的決定,不跟我們商量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