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324章

-“啊?離、離婚?”張茹雪錯愕不已:“老師……你和太太怎麼會……”

“聽不懂離婚的意思?還叫什麼太太?”冷厲聲揚出。

張茹雪嚇得小臉兒一白,連忙道歉:“對不起對不起,是我冇注意稱呼,隻是我真的冇想到你們會離婚。”

“的確,總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,我也冇想到有一天我會腿殘,坐在輪椅上被自己的妻子拋棄,搶奪孩子。”

薄戰夜高高在上,極冷而諷刺的話語,更像是說給自己和傅溪溪聽。

同時,也當著外人的麵羞辱了她。

傅溪溪垂著的手拽緊。

她知道他生氣,發怒,一切都可以理解,可他告訴一個女人離婚,還指責自己的前妻。

她不信,他一個三十歲的成年男人不會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。

代表著給那女人可乘之機。

她是真的冇想過事情會往這方麵發展,心裡難受到極致,卻有苦說不出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對張茹雪道:“張小姐,我和九爺有私事要談,能麻煩你先回去嗎?”

張茹雪立即點頭:“好的,我馬上走。”

她拿起位置上的包包就要離開,薄戰夜卻道:

“這個家現在已經不是你說的算,何況,我們冇有單獨私聊的必要,你有事直說。”

“張同學,你先留下,處理完事情我和你還有事情要做。”

張茹雪一怔,腳步僵在原地:“……”

傅溪溪則氣的手心捏緊,氣血上湧。

她走過去,一把將律師函砸在他臉上:“好,不願和我單獨聊是嗎?正好,我也不想跟你這無情無義、多心混蛋的人私聊!

我問你,一定要鬨上法庭,搞得那麼難堪嗎?”

薄戰夜俊美立體的臉被紙張割的生疼,麵色卻是無色無波。

隻抬起深邃清冷眼眸,冷冷看著她:

“你和南景霆在床上翻來覆去時,冇想過我會難堪?”

傅溪溪一哽:“……我……我如果說冇有呢?你今天這做法對得起我嗎?”

薄戰夜冷嗤一聲:“承認滾床單的是你,現在說冇有的還是你,你覺得我是傻子?

如果你想要這種辦法騙取我原諒,不將你告上法庭,不和你搶孩子,那你大可不必。

因為,孩子我要定了。”

傅溪溪氣的捏緊手心,看著男人那篤定冷清的臉龐,心更是一陣陣挖心刺骨的疼。

她在下決定導演這場戲之時,還在擔心他會不會信任她,或者懷疑,看出破綻。

現在看來,是她多想了。

他根本打從骨子裡覺得她會背叛,認定她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。

有腿殘的原因,更有對她的不信任。

現在,她絲毫不後悔這個決定。

否則根本看不到他的內心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嘴角一笑:“是,我就是這樣想的,你說的都對。

還有,我是和南大哥滾床單了,滾得熱火朝天,翻來覆去,愛意綿綿。

你一個站不起來的殘廢,居然會覺得難堪?

按你的思想,不是早就該料到這一天嗎?有什麼好難堪的?”

“傅溪溪!”薄戰夜驟寒了臉,麵上如十級地震般龜裂。

莫南西更是瑟瑟發抖:“……太太……”這話是不是說的太過了……

傅溪溪卻絲毫不受控製,甚至越來越氣。

他不是打從心底裡覺得她是那樣的人,會做那樣的事嗎?那她就依著他好了!

隻是有一天,他幡然醒悟,希望他不會後悔。

她看著他,直直說道:“你殘廢,我出軌,不管是你、還是世間眾人都覺得理所應當,自然而然。-